元知网
主题 : 索骥之宴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11-16  

索骥之宴





一张无从说起的脸:身在其侧
看这脸,重新回到这张脸。
睽隔多年——沙漠的基本成分,
泉流——渴望的基本形式——
它烧灼我。我知晓
这个秘密已成定局,太晚了。
容颜虽保持着依稀的模样,但
有些东西已经彻底变了,
不再是我所认为的
样子;也不再是它本来的
样子;那是什么样子?
那是什么,是谁?
这个问题,越过巨大的圆桌、
众人擎起的手臂,我寻找答案
多年前的一次次逾越:
眼睛找到眼睛,疼找到疼。
在光线和音乐制造的
微妙距离当中,一种无懈可击、
一种顿悟、一种出于本性的直觉。
就此我爱上那本意萧疏的地方,
连城市也不是、树林不是树林、
河流也不是河流的地方,
书本与心智相仿:贫乏、苍白
充满饥渴:不被预期的热望。
偶然性造成的世界上,
世界观亦从偶然性生发,
抽条、长叶,绽开突然的花朵。
我无由地感知它为
一个应答,一个出于你,
出于自我的应答。现在,
需要启用多年空置的吞咽装置,
消化过去与现在的离散之痛;
从最后一次眺望中,得到白栏杆
与涂着蓝色油漆的竖条纹大门的
最后一次目送。一架永恒表述的
天平;另一端,空空地
下沉,与我不安的灵魂对应着。
为什么拈起一枚水果糖,
夹起一块鱼,就想起这些?
一霎,时间纷靡如雨
那么多人、那么多双手
那么多次反复出走又反复回归
一双多年的筷子
伸向辣椒,伸向芥末油
获得了合法流泪的许可。
我短暂地偏离了这个场所。
我走神了,几分钟。一生中没有你
的时间又多了几分钟。
无人的私人调查,揭开大脑的风暴潮。
当词语比爱更早抵达,
词语建成府邸,建成灯塔:容纳
并且引导,析出油盐,
世俗就此将我剥离出局,
失去了可能的稳定性,咫尺之内
都是漂泊。此刻,感性的筷子
在无目的的游走,我旁边的碟子空着。
感性的筷子越过堆满鱼和肉的碟子
伸向语义不明的往昔,书本打开着,
半杯酒落在阳台。多年以后,
我自此圆桌返身,将它饮下。
我爱过的时间是零,因为时间
无畏于局限。我爱过的每秒
都将视我为度它的经文。
以昨日之杯向虚无致敬,
一口干掉,仿佛壮烈,仿佛牺牲,
之后,就可以突破自我限定,重塑真身。
而我又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
我唯一的信仰是时间。看上去单调、
古板、严肃;揭开这表相,在它甘美、
柔和,充满善意的辉映下,
我又被宠溺成一个小孩。
世事千姿百态。我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
我的孩子,我爱过的每一个人:
男人女人,平凡的快乐,
我身居其间,并未被局限性折磨。
有时我甚至怀疑
时间仅仅是一个文本。
以为牢牢记住的,其实吹弹得破,以为
已化为单音节的某些情节
又像雕入了记忆的花岗岩。这勒石为记
的经文是谁刻下的?经谁的口念出,
谁的手抚摸过?谁的眼睛因
字句之难而去掬山涧清泉?
双目酸痛,时间干瘪。深夜了——我被
告诫。珍惜福祉——我被劝说。
谁的声音,谁的心?哦
电光石火,书本里,坍塌的,
可以瞬间重建,可离开书本就做不到了。
手臂林立:眼睛、嘴巴、心脏。无处不痛,
无法可施。无路可退,无图可索骥。
消失了,这偶尔的盛宴;撤销了
这偶然性的错误,尚未攻克的技术难关。
一天一天,一天一天。
我删除了一部分,留下一部分。
我删除的一部分,断口处鲜红、鲜活;我保留的
一部分,“请等待精彩的改写”。
世界每天都在运行。那个记忆中
被我反复擦除又呈现的模样,后来已长出
我的血,我的肉,接通我的掌纹。
某一天,我等着他走来,低声问“你好”
他温润礼貌,微笑,仿若一个他人。
此夜:在这周而复始的星球上
我们正在做、终究也被做成了一个个他人。

2016-11-8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