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12-23  

小咪

小咪一定是世界上的最好的一只咪。
新年后的一天,它作为一件偶然的礼物来到我们的生活,给我们增添了无穷的快乐。在他蒙昧的童年时期,他迅速抓坏了沙发,将一棵幸福树和一棵生长多年的龟背竹折磨得有气无力——那棵幸福树被迫回到花房疗养,而那棵龟背竹,至今还耷拉着脑袋。小咪,雪白一个毛球上,两只圆而无辜的眼睛,乌云盖雪般在脑袋顶部生长着巴掌大一块黑头发。童年的他总误判自己的能力,有一段时间,他辛辛苦苦在客厅训练着缘壁行走的绝技,却一次次失败,猛地向上爬两步就吧嗒从墙上掉下来。后来他意识到了自己能力的有限,就慢慢放弃了这个尝试。在飞速地奔跑中,他往往会砰地一声撞上桌腿墙角,却从来不哭不叫,继续跑。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慢慢地,他好像拥有了飞的能力,常常一错眼就从厨房的窗台,越过餐桌、客厅的高柜子、茶几、茶台和电视柜,一道雪亮的闪电般冲上了阳台。
他的叫声绵软、悠长,有情有义,让我误以为他是一个顶可爱、顶温柔、顶胆怯的小家伙。直到有一天傍晚,阳台上飞进一只迷途的小鸟——可能是只黄鹂。可爸严肃地告诫我晚上不要开着阳台门,防备小咪去干坏事。可我想,要是他半夜上厕所怎么办?于是偷偷把阳台门留了条缝。第二天早上,推开阳台门一看,果然一地的羽毛乱飞,还有一颗小小的头骨。小咪紧接着踱着步子淡定地进来,这时我发现他原来不只是一个小小的小可爱,还是一匹小兽,简直长舒了一口气。
就从那时起,他开始常常一声低啸就跃上阳台栏杆,静静向着远方的海天一色眺望。我看的心惊胆战,几声呼喊他也不回头,只好我自己回到客厅,想:小咪,生死由命了。可他一次也没有掉下四楼去。玻璃阳台的栏杆又窄又细,小咪站在上面,栏杆也觉得揪心吧?
每天,他变换着一百八十种嗓音向回家的我打招呼,小可同学和爸爸往往听不下去了,从各自的房间探出头来,这使我每次回家都充满喜悦,觉得被格外地盼望着。每天早上五点半我起床做早饭,他也从他的温暖小窝里出来,几声招呼后,团成一个雪球,在厨房的杂物桶盖上静静地陪着我。他也干过坏事,曾一脚将我放在操作台上的一只鸡蛋踢下来摔碎,自己立刻也跟着跳下来,刺溜刺溜几口喝完。事实上他再也没有喝过第二个生鸡蛋。他对食物很挑剔,可能正是这个由于这个挑剔,后来,他不得不与我们永远告别了。
小咪作为一只猫,维持了对人的依恋和自己的尊严,这种亲而有间简直可以算得上是完美关系的典范。
他陪我写了很多诗,我不知道假如小咪是一只汪,我还会不会有这么多写给他的诗。
直到后来,我一直以为他是一只小女咪,因此他的用具好多都是粉红的。
有一天,我突然隐隐想,家里有只咪,对有宝宝的家庭是不是合宜呢?
一天,就是大上周的周五晚,回来看到他不舒服,挨到第二天去医院,原来是尿路堵了,费了好多劲后又转院,依然无法,就办了入院手续,当晚做了手术。住院五天,上周四,看情形不错,接他回家。但隔了一天又出现了新的不适,只好再次入院。我最后一次见他,他已经认不出我了,不再把小脑袋在我手上蹭来蹭去了。我叫“小咪小咪”,他浑然不应。次日还是次日?我要查查记录——医生微信上告诉我,小咪去了。我请他代为处理,他又用发红包的形式,把没花掉的医疗费退给了我。
今天我得知有一个新的喜悦照进生活。
我又想起小咪。小可同学反复叮嘱我,要越快越好再养一只咪,并且还叫小咪。我微微遗憾地想到了可能很多年都不能养咪了。
我确定小咪是一只完美的咪,我不曾见过在现实中,会有一个圆,徒手把自己画得这么圆,只是力道未免太大了。

【后来。1月24去了医院,1月26做了手术。梦境般的一场恍惚。】



(此时小咪已经有些忧郁了,为什么当时我没有警觉



附:猫形漩涡

一霎,白色小猫席卷而来。
轻盈透彻——像一个漩涡。
平稳是日常,漩涡却是心相。假如你

已感觉凝滞不前,行迹好像沾上了
蜂蜜,甜美而又哀婉……那说明
漩涡就要来了,它已明确向你发出邀请。

漩涡前,安静是必要的,而声响又
喧腾不止——二者相互建立。我的白色小猫与
一张空白的手札之间,只隔一秒风速。

猫栖息于那一秒。淡灰色影子
填满光的罅隙:又喷泉一般
向着上方跃起,挣脱于一秒内的万古寂静

瓶中摘下不久的玫瑰,还带着朝露。
清晨,当熙光解散星辰,那尘世的投影,
随白日梦的升起,越飞越高。

直抵我所迷恋的:语言不能达到的
高点。语言的失职督促我们
寻求一部垂直向上的梯子

无限会因谁允诺?当你攀到顶点,无限
将立即获得新的高程。有只手将这困惑写进
此刻的漩涡,却因太快而无法被读取。

2016-2-27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