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10  

飞马



商场花花绿绿的纸袋
将我投进横飞的风里,这是十一月*
从室内到车内,距离二十米,
温差二十度——从2017一头扎进
新一年的距离。

空乏诸如:干硬的冻结,
干燥的枝条,干瘪的昨日之花。
群起惊飞的麻雀,一只
被落在后面了,巨大的惊恐
将小小一粒的它,猛力楔进霾天。

走着走着,人们渐渐所剩无几。
起初,以为悠久是一种权利,实际上
权力的山巅之下,阴影广阔阴冷,
连野兔也无法通过——我告知过你
这危险,并曾切身演示给你看。

写诗,作为一种占卜活动,焦虑感
应该是活动高潮,而经稀释的水杯无论
加糖还是加盐,味道都不对了,
改编了自身质朴的本分。

冷风裹挟我测量那二十米,
我知道自己的确飞腾着。
接通妈妈的电话,想请教她
自来之所为何未能容纳过别人,却成了
“妈妈,我从没带你吃过肯德基吧”

我已经老了,这是尚且年轻的心脏
清晰地给予我的诊断。我将从年岁
的蜜糖之中找到秘密源头:爱我们当爱的
即使祥和抵不过羞耻,爱卑微的蜜翅
也将送我扶摇:看,不自知的烈马已奋起前蹄。

2018-1-9

*旧历算法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