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之南(近来琐记)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1-16  

之南(近来琐记)



  

·乘飞机出门的时候,能选择的话,一定会选临窗的座。所谓座位等次啊,是否逃生方便啊,都不在选择之列。抵达高空已经生死由命,快一两秒有何意义?至于身份地位等身外的社会附加值,也不值得考虑和考量。邻窗的好处,一则是可以一直把头偏向窗外,营造一种身侧无人的孤独氛围;二呢,最重要,是看云、看云。看每次都不一样的云,怎么样在大地上空层层堆叠,至一定高度,将世界洗脱得澄明高静。最好看的是分层的云。顶层是碧蓝的亮眼的高空,中间絮着不规则的大白云阵,云阵下面亦有云层,雪白、浅灰,层次分明丝缕不乱,地下就是我们亲密盘踞的星球,城市啊、大海的、群峦叠嶂啊,空若无依地浓缩成一块沙盘地图。那质感如此高逸,很难与柴米油盐呀、生老病死呀、爱恨情仇呀,营营碌碌锱铢必较的生活联系起来。
我曾多次跟朋友说起不相信在那质感绵密的云层之上,不能承托小小一粒人。
但抵达后的风景,动心的却少。也是我走到的地方少,与熟悉的生活环境大多无二。此生要做的几件事,一是看极光(实现起来其实简单),二是选一个天高地阔之地,看伤疤一样的银河。跟儿子说起来,他居然也“贼喜欢”,好儿子。


·昨天11月19,阴历10月12,父母搬至新居。
读龙应台写给母亲应美君的十九封信《天长地久》,两天读完了。我想我们当下要做的是陪好父母每一刻,不要到时候无可表达,只能写信。不要做后悔的事。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