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米馆养成记[4]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2-05  

米馆养成记[4]


  


跑步与饥饿疗法一样,是看似受难实则享受的一件事。

闲时散步,拍拍花草,树梢,连树干都不带的树梢,发到微博上,人说“好日系呀”,颇沾沾自喜。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文艺,太文艺了,“文艺”真是文字工作者的一大罪状,它代表着花团锦簇的歧途尽头是死路一条。摄影现在看来也颇为烦难,于古体诗词来说也一样,于是统统抛掉,不再回头了。

但跑步,腿是什么时候开始抬起来的?哪个契机促成了走与跑之间一刹那的转变?确实,开始跑之后,“快步走”也被我甩在后面了,不再回头了。这很像结束一段恋情,过去了,就不必再回首。某友转述张雨绮的观点:“一个单身女人有权接受任何男人的追求,包括她的前夫”,道理是没错,但实操性不强,因为世界与断绝之物的关系是不可逆反的,且人生短暂,何必勉为其难。

买了村上春树讲跑步的书:《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想看看他对于跑步的心得,结果同当年买《无比芜杂的心情》一样,散漫道来,了无惊喜。事实上这是我的错,每个人的跑步感受各各不同,都由其人自己享有,哪有借鉴的必要?仅作为文本阅读才好。《芜杂》一书买来之后,粗读几页即束之高阁,因为他的芜杂,也不能通感我的芜杂啊。

跑步是一项单独的事业,却乐于与众人一起完成,在众乐乐中独乐,可谓跑步的一大特点。跑步时我通常在想什么?我可能真的什么也没想,连一句诗都没有构想过,仅仅是跑着,听着自己的呼哧呼哧声,拖着沉重无比的步子,一步步向前捱。可以说是“肉体受难灵魂愉悦”,最难得的是跑后的轻松,如果季节得当,汗如雨下,每个毛孔都通透起来,那感觉是静止的人生无法臆测的。

今年,我完成了日马半程和青岛海马的十公里(由于组织草率,这十公里加上来回得二十公里),其余时间都是短程。完美的跑步应该有个计划。

村上春树说他三十年来每天不少于十公里,延展接连起来已接近赤道周长(40075)了,对于个人微不足道的力量而言,这个匪夷所思的滴水穿石的故事,极大地鼓舞了我,跑下去,在各地打卡,成了一个蠢蠢欲动的计划,这计划可以说马上就要成型了。目前,乐动力上有记载的里程是362公里,加上没记的,未必有400公里,还没跑到济南呢。

上周末,跑完海边的11公里后,基本上与美国回来的郭桢老师吃吃喝喝了,心理上已经遍布横肉。要赶紧清心、控食,动起来。今早试探性地向东跑了一圈,生不如死地回来了,感觉一头牛向后拼命地拉着我。说也奇怪,若不日日练,跑步这个功夫很容易就荒废了,需要每天重启激活。

我在豆瓣的“想和哪位作家一同逛逛哪座城市?”这话题下文不符题地回复说“与村上春树跑上十公里呀”。真的,与其一起喝杯咖啡,不如一起跑上一段更惬意呢。村上春树每天跑十多公里,我觉得根据自己的情况,每天跑五公里还是可以的吧?下线是三公里,这个应该是可以完成的吧。今天早上,上了5:52的闹铃(从这数字看出自己的纠结),结果闹铃响起摁死后又在“起还是不起”之间纠结到6:15。还好终究还是起来了,于是有了今晨的4.61 。跑完后发现微信“健康美丽健身群”里小军同学发出了“今天不想跑,所以才去跑”这篇文章,不能同意更多!

你有理想吗?除了共产主义接班人,想不想像我一样成为一个“跑者”,“跑步家”?这简直是目前能想到的对自己最好的要求了。也许未来人家说起我,会说“那个跑步的米粒”,而不是说“那个写诗的米粒”呢?

~~~~~~时间分水岭~~~~~~

幸好早上跑了,当时还在“马上爬起来”与“再睡一会儿吧”之间纠结呢,幸好当时哪股力量托举着我,鼓励我从温暖的被窝里钻出来呀。出门,薄衣单裤的确觉得冷了。呼哧呼哧,不到一百米就像已经跑完十公里的样子,腿沉重的简直不是自己的。我像别人告诫的那样“大腿带小腿”去抬高大腿调整步幅,没几步就懈下来,松松垮垮往前踊动。哎,跑步真是苦差事啊!真是一步不想跑了!但转念一想,头上戴着头箍,衣领上别着跑步专用的警示灯,手臂上用头巾绕了两匝,防备擦汗用——事实证明这个季节出汗量已经没有那么大了。鞋子是亚瑟士马拉松专用的一款,唯有压缩衣裤因为举棋不定的选择,还没有买到合意的品牌和款式。瞧这身装备,怎么好意思跑两步就歇菜呢?跑步也应专业精神呀,玩票还得玩成名票嘛。


~~~~~~12-6~~~~~~
刚刚立下誓言,无论什么情况,每天都要动起来,三公里是底线。今天,上午参加巡视组考试,中午录文旅集团视频,下午录传媒视频,后参加迎日祈福研讨会,至晚下班,与国华约跑大象。履带上的跑步体验感截然不同,2.5公里时我就偃旗息鼓下来了,做了引体向上锻炼臂力的几个动作、仰卧起坐,单车、杠铃。忽然感觉虚脱。总之还好,算总运动量,三公里是勉强完成了,但称不上什么质量。
明儿要早起、早起,重要的事情应该一遍就记住。
郭桢老师在日照的几天时间里,我压根儿就没敢上称。今早遮遮掩掩称了一下,飙了2.5斤,没眼看了。怎么办呢,开会时我神游物外地想出一个对付诸多饭局的招数:若非吃不可,一盘仅去叨扰一次……不知是否能坚守原则。

订了票,明天要去看孩子。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