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你好,二零一九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01  

你好,二零一九

新年,伴随着祈福钟的第一声,一轮全新的、亘古不变的红日,从雾霭重重的天边跃出。今年在内圈审阅节目,没有感受到人群多寡,但等钟声过后走到海边,才见得人山人海,人人举着个手机。对着那轮红日,用取景器摄入进自己的视野,变成个人独有的那一枚。因而一轮红日也是千万轮红日,各各不同了。

凌晨三点多醒来竟然不能再睡了,索性起来写首诗,然后洗刷、穿戴,夜色中赶到海边,到办公楼前的停车场,居然已经车满为患,只好把人家的车堵住,在风挡玻璃前把写有自己电话号码的卡片放好,进入到工作当中。

这是第三次亲历的迎日祈福大典,第一年,2017年,我的团队是首要承办。第二年我是游客身份,是举着手机拍照的千千万万中的一员,今年,2019年,则是文旅集团承办,人人要参与。这几年的变化对于个人而言是显著的,从一个心智幼稚的巨婴症患者,到日趋澄明与成熟,这里面有认清宿命的不得已,也有了解世情之后的安然。好在我手写我心,个人的天平从未失衡,更不至于垮塌了。

群里戏说总结,我这么写:
咱们群都在自觉总结,我也汇总了下,得数据如下:我2018年,奔跑600余公里,跑过一个半马数个10公里;体重下降10斤左右;8月遵群嘱低碳,非常适应,体型缩水明显,成功搞定啦轻度脂肪肝,并且弄出了马甲线;写诗不足50,读书不足5本,观影10余部,被转型期的新型工作追赶得狼狈不堪。

2019新一年,要继续奔跑。

在从妈妈家吃完水饺,到做工作汇报的这段时间,正好实现了我长久以来的一个念想:去万平口景区,从南至北跑一跑。衣服在迎日祈福之后回家换掉了,那一年一度迎日祈福大典专用的几件装备:UGG雪地靴、张扬着蓝色狼毛的派克棉服,搞得自己像一只黑熊一样笨重。换上轻盈的跑步鞋、跑步及膝袜、外面套上临时找出的十几年前的一件短羽绒,精神抖擞地出了门。妈妈的饺子相当好吃,为了搞掉这些犯忌的碳水,怎么也得过10公里呀。
13:50,从玫瑰大道入园,从这里进为了从尽南部发端,完成规划中有始有终的一条完整线路。最南端乃是我非常期待的黄海之眼项目(据说注册名字时出了幺蛾子……)看上去进展不大,看来2019年升到高处俯瞰大海的梦想不容易实现了。这黄海之眼,我私心更觉得他是一只“上帝之眼”,66米的高度,让我相信,站在顶端俯瞰清晨的大海,真的能够听见天使的合唱……这一天迟早会来,但希望来得早一些。然而项目进度的拖沓向来是备受诟病的一个顽疾,好吧,2020见吧。
话说从黄海之眼发端,一路向北,经过演艺广场(此处是拆卸舞台的现场,乱糟糟的,但适才还有皇帝在此庄严地念诵祝祷,还有各级领导在此敲响圣钟呢)后,到达万平广场是一公里。过了二号门,临近碧海蓝天园是两公里。三号门与四号门之间三公里、四公里,末梢五号门正好五公里。海真静呀。不晓得为何大家不懂得欣赏这样的冷凝般的静谧,都喜欢脱到逛逛泡海水……美的极致之处必然是要求我们对之能够进行静心的品味,公允的评判,人那么多,怎么美得起来呢?
我认真去找那条木栈道,记得请康赫过来拍片时,我陪他走过那条道。那么寂静荒凉地深埋在热闹为基调的人群里,使我一见倾心并且念念不忘,但这次算的是第二次造访。须记得是在三号门与四号门之间,因为难免地,见到其他跑友我还会渲染铺陈着情绪大力推荐……总之那是一段非常值得一跑的路,那里的地面由枯松针构成,天空由干树枝构成,海就在咫尺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海的涌荡之声那么浩大,但人声往往更大——国人不善调节音量,一如国人同样不善节制食欲。性欲如何则不得而知——总之,在对国画弥漫着宗教般的盲目欣赏的状况下,“少即是好”、“少即是多(less is more)”这种辩证之美,国人大多还没有gat到,说话要用吼,两人谈话基本够的上十个人听——两人点餐,至少够四、五人的量——更不要说,在付过门票钱的景区里,对自然进行这种毫无节制的干预该多么应理该当了,简直伊于胡底。

我的音量也常常要用吼,而且语速过快,明明可以从容,却总显得惊慌失措的样子。这可能是陈丹青讲过的病症(托化用):“一种担心受欺负的惊遽”。

跑过木栈道板块,就到了四号门边缘;四号门紧接五号门,五号门就是收费景区的边界了。边界上,有人从沙滩到海边拉了长长的铁丝网。仿佛落潮,沙滩非常宽阔——五号门的沙子已经细密绵软。我走下海滩,近距离去拍那藩篱。一对情侣在藩篱之外,看着我举着手机走近转身走掉了。海很蓝,涌荡、涌荡,日照的海总是如此,连寒冬也不例外,被谁训服过似的。沙滩上,可供捡拾的贝壳、鹅卵石很少。多年前,曾有有熟识的人幸运地捡到被海水漂白的羊头骨,那种洁白像被火淬过——然而却是海的力量。非非也捡过七孔的小型太湖石一样的东西,系上细麻绳,做成了古拙的项链。而我父亲则曾在离此不远的野滩上挖到了不少海知了,回去用热油炸得香香脆脆——这都是自然与人的深度融合,我却总没有这样的运气。

真的,讲到运气,我的经历真是锦鲤体质的反义词,说到此处,想起所谓“锦鲤体质”,在2018红的不行,病毒一样在微信圈里大肆流行,说得真的像天上星星会往下扔钻石。由于我个人一直运气平庸,更倾向于相信人应该勤谨恭敬地领取自己付出之后应该得到的那一份并时时感恩——我是唯物论者,也没信仰过什么宗教,但自然舒展着生活,才是生活该有的样子呀。

扯远了,这篇文字就像今天经历的这场跑步,散漫无章。十公里跑的很轻松,因为跑跑停停,也没在配速上预先对自己做什么要求——总之是一场佛性跑。所以,乐动力的配速出来,几乎近八了,而Nike Run Club就比较专业,自动把我停止或走路的那短距离摘除了,平均配速是7.04。

总之十公里变成小case,在一年前是不可想象的,一切皆有可能,2019,当真记得要破千呀。破千,不过是每天跑量维持在3.16呀。




新年第一跑:10.27公里,配速比较垃圾呀



有人问我是不是真的养了火烈鸟  



海誓山盟确有其事——为了迎接这块来自五岳之尊的石头,我们在景区特地修了一条临时路



孤独,最值得反复书写



我的路,这么荒芜的一条路,真适合命名为“我的路”呀



我很好奇它是怎么与如此严苛的冬季抗衡的:马上就三九了,还如此少艾之姿



海的藩篱



冬季里干涸的戏水池。带孩子玩水的情景尚在眼前,转眼孩子已经长大了,远远离开了我的视线。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