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28  

邂逅



冬日鲜有的宜人之风,轻柔地揉搓着
堤坝侧,散发的几株疏柳。往前几步
即见密植的黄杨里,眷藏的小小城廓

那著名的旅客,曾偶尔过访,留下这*1
以鹤为名的空址,供后来人反复模拟。

大海,挟持着白云,不停涌荡、涌荡。
鸥鸟慢得若有所思,若思想已为某物
胶着。但,大都谁不是流亡者的后裔?

在家最应成其为家的地方,这一刹那,
无限触动悠悠,使人迷失了此身来处。*2

来,揭开:这一秒,将流传万年不老?
至亲至爱的杂草,被零星残雪悉心地
照拂、孵化。覆着那叠脚印,此刻我

竟揿不动纯良的机括。天地如此广袤,
置身于这一秒,大海的双耳杯已斟满。

2019-01-28


*1:苏轼曾历经此地,目前尚留“白鹤楼”空址。
*2: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唐·李白,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