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08  






黎黑、透明、遥远,
就在眼前——由友谊之手结出的
这枚新果子

很久以来,我们停下了嘴巴,
不再交谈了。时间胶着在某个瞬间,
仿佛已向“永远”交待过了。

此际,风联袂冬日的层云,为
稀有的阳光揭开一角,向人展示温情:
年轻而热切地红着脸。

云蒸霞蔚般地,逃离那个时间点。
你触摸不到:就在这个时辰,
曾发生过片刻震颤。

乌云稀薄,被响亮的日光
很快驱逐到山边。而大片的、没有来由的雪
一直飞舞在车窗上,那是雪——

那是谁粗心遗下的未解之盐
在“过去之我”向未来借取的“这一刻”。
那蔚蓝的慰藉

真的撼动了时间的边界,直取
“当时”黄龙了吗?风仿佛
止息了,一片硕大的雪花,停留在

风挡玻璃的那一秒,似乎被无限拉长了。

2019-2-7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