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米馆养成记[12]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28  

米馆养成记[12]

当某人固执地谈论“孤独”的时候,我能察觉那出自一种对自我深度关照的沉溺:相较于向外部的无数人伸出触手,他更愿意向内部探出触手——探讨、研制出更多的自我,镜像或者非镜像的。一,或者无穷。这个时刻,到我目前这个年纪,已经了解到的确也是存在之一种,是一种“real”,一种有别于“真”的所指之外的、自我建树的情况。以前可能说这处于一种盲目的自我设限,或者认知的局限,现在看来,“局限”,本身就是一种“real”。

因此当你跨出你此前所从未想到过的第一步,你就被一种新的审美经验捕获了:陌生化带给人的惊喜或许还不止于此。

一首诗,突然地未经酝酿就跳出来,这样的情形或许偶尔会有,但不应当信为常态。这样的诗与目前流行的机器人诗相似,是一种积累的认识偶然迸发,但并不是说,这首诗就是神赐,妙手偶得,我们看到了美丽的丽达,却忘记了她身后,影响庞大到无形的那只天鹅。那天鹅,就是潜移默化的积累。

在不停地奔跑当中我学习到了什么?首先,执迷是看起来让人忘忧的好东西,它让每一秒都焕发出不同寻常的光彩,是“这一秒”,“在这一秒中”。在这一秒中,太阳继续着它光彩夺目的燃烧,亿万年来未曾遭到任何的更改与损毁;在这一秒中,“我”却如此迥异于另外的时间:在流汗,在疲累,在高度紧绷,在持续兴奋。巴多按小宇宙爆发。耳边的文章也清晰入心。在一个以走神为使命的人那里,专注是难以捕捉的噬元兽,你刚刚看见它,它就倏地越入阴影,把强大的地表背景与它融为一体。而奔跑时专注则可让你获得一支真正驯良的橘猫。你可以尽情撸猫,而不必担心被它一口吞掉。

很久没有写诗,但却没有停止阅读。阅读与写作已成为我的二重奏。我想试着写一点突破自我的东西,于以往不一样的,稍微破一点茧子,漏一点别的气味、别的光,但总不能。我好像并没有勇气去直面一些东西。怎么说呢,生活给我很多,但我不能直接反馈给它我实实在在的所知所感,必须让自我消匿在其中——达到这个要求,非诗歌不可。散文啊,随笔啊,小说啊,是要自我暴露的,那怎么得了,那不是我要东西。

我要写的诗歌,用那天跟妈妈交流的话来说,是要“平平淡淡,五味杂陈”。我要写生活本来如此的另一面,非虚构但不常被看见的那一面。但我沮丧地看到前几年我明明差不多已经快做到了,后来又大相径庭地走到了另一端,目前的我是在慢慢复元。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