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读某书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11  

读某书





某位女作者的书
寄来很久了。今天,
我偶尔打开它,读她的第一篇、
第二篇、第三篇。
啊,这作者应该——实在是应该
是一位男子。既有实实在在的
阴茎,又借着书里的情事
慢慢将自己“女狐仙”的身份还原。
她那么用力地写来,仿佛天下
只有一位读者,若没有,
只有她自己也没关系——
但现在有了我。
作为一个资深之人(从年岁而论)
我有权讲出“情感”不是唯一的
生命线,但又恐怕暴露出
一个中年社会人的油滑。难道情感
不是唯一的生命线吗?多年以来,
我不是也这样大声地梦想着
并为发现自己的“抒情诗人”本质
而沮丧吗?世界如此多元,
我想起肩上扛着一个女孩
高视阔步走进大厅的那位男子,
他也曾用诗句缔造了
一个巨型国度。我不知道
一个阴茎癌国度的学者
会怎样文质彬彬地表达性爱;
但,你看,这鲜血淋漓般
猛烈的书写,这位女中豪杰,
这位孤独症患者,她
飞跃起来的样子
多像芭蕾,但实在是更像
拔剑起舞的荆轲啊。

2019-5-11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