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四首:小途侣、母亲的告诫、雪、没有料到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14  

四首:小途侣、母亲的告诫、雪、没有料到





小途侣

雨后,一群人在小馆子里聚起,
喝早茶,交换梦境……我慢慢离开他们,
朝着枕河的露台踱出去。

一团浅灰的小影子被惊扰了,倏地
从绿芦苇丛里射出去。而在雕花栏杆柱头
的小平台上,放了枚花纹精致的小卵。

环顾四围,仅一个照面,
那影子掀起的小小涟漪,瞬即被时间弥合,消失无痕。
此时,除了青窈的芦苇,连一枝落羽都没有。

绢制的薄雾似于背面敷粉,
人世推至远景,飘渺又辽远。这清晨的暮春,
翠色在不觉间,似又加深了一重。

2019-5-14




母亲的告诫

听错了吗?白衬衣,黑裤子,
擦得铮亮的皮鞋,面带微笑。
没有一点儿疯狂迹象,一切
无懈可击。或是我领会错了?

时间的锁眼,扭曲的另一面。
此事虽绝无逻辑,确实已发
生过了。“苦难中尤要笑脸”
我母亲并未如此箴言。如今

那些愤怒,已如销熔的钢水
遭遇了时间冷却剂,脱胎成
铮亮的餐具,优雅而精确地
闪着光。

2019-5-14






雪降落在它自己的国度
我们沾染的温度,它
无法领受,也无法用纯粹的冷
纠正,加以正确引导。

在北方,雪的示范触手可及。
——而当你离开了
既定的轨迹,去到你所向往的、
未必存在的某些所在,雪的神迹
会显现,并将通往孤独的过去贯穿。

惟孤独才能塑造的圆满,雪
已经表达过了。此刻,
在远处,冷气喷出24度的界面上,
雪,正因被追忆而
趋于回暖——日复一日地回暖。

2019-5-14




没有料到

它命我听着:用
纯熟的母语滔滔不绝
表达的观点、
描述的事件——
可一句我也听不懂。
我竖起双耳,睁大眼睛,
左手掐着右手虎口,
尖锐的疼痛提示
这荒谬并非
来自梦境。不是梦。
我该为它掘开墓穴,并
抹掉此前的墓志铭吗,
既然,每个前一秒都是死亡?
在无边的黑到来之前,
我以右手食指
作蜡烛,点一盏灯。
醒目的光告诉我,不解
并非母语犯下的错。
我又怀疑
它既能逻辑不通地
操纵了我的母语,是否应
归咎于对世界的要求
反应太消极:
因而某种势力乘势
篡改了它,成为类似
硫磺的结晶体。而一旦
遭遇到雨夜,它就会
操纵岩石的命运,冻土层的雪
被纷纷扬扬逼出。而我
由此却获得了雪的态度
和格调,这一点,倒是他们
始料未及的。

2019-5-14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