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晨跑潮白河及其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6-03  

晨跑潮白河及其他




关于潮白河,百度这么说:潮白河为流经北京市北部、东部的重要河流,属海河水系。其上源有两支,东支为潮河,西支为白河。潮河,古称大榆河、濡河,又称鲍丘(邱)水,因其“时作响如潮”而称潮河。潮白河发源于河北省丰宁满族自治县草碾子沟南山下,经滦平县,自古北口入本市密云县境,有安达木河、清水河、红门川等支流汇入,在辛庄附近注入密云水库,市境内河长72公里。白河,古称湖灌水、沽水、沽河、潞水、潞河、溆水、白屿河。河多沙, 沙洁白,故名白河;河性悍,迁徙无常,俗称自在河。……潮、白两河出库后,各自排放故道,于密云县城之西南的河漕村汇合后称潮白河。南流,经怀柔区、顺义区,至通州区,沿途有支流怀河、箭杆河来汇,于通州区牛牧屯出北京市入河北省境,东流汇入海河而注渤海。

这次出发时间设计到周四出发周五返回,正好顺便到周六周日去看娃。小可同学已经许久不见。他还没有从漫威手办的深度沉迷中醒来,那种恍惚状态,让我颇为担忧,好在就这种情况下,他英语还是进步了,不能否认各种美剧、欧美电影的功劳,他的口语交流几近能随意听说,但不是应试的那种,因此此次期中考试听说读写的平均分是81分,仍有了较明显的进步。

从2018年春节开始,与孩子在一起的时间骤然变得按日计算。我很理解小谢尔顿的爸爸妈妈为什么把他送到天才学校之后马上又将他抢了回来。《小谢尔顿》比较适合我来看,而《生活大爆炸》这部大谢尔顿漫长的日常情景剧正是小可追剧的开始,一群学霸的日常,对我来说有点太难了。

这次看小可同学,吃饭问题处理的比较潦草:周五晚到燕郊,是学校门口的一个日料店。周六计划看两个展,但他起的比较晚,因此在悦榕湾北门的早餐店他以三包子一碗稀饭打发,我在家吃的,处理的是他前一天打包的半碗豆腐(既然辛苦带回,何况口味还挺好);中午看改装车展时,一人一个老北京卷,接着转车途中看了几家豪车车行,终于在近四点到达五棵松,在北京时代美术馆看国际新锐设计师展。在展馆里延宕一个多小时,小可同学留了一张海总的默写头像后出来,一人一个热狗,然后是俄罗斯冰激凌各一回到燕郊已近十点。第二天,即周日早上,一夜雨后透窗一看,天气清润,地面潮湿,于是出去跑步,顺手带回了威海小海鲜早餐;中午12点档在天洋城(?)的imax影厅观看《哥斯拉2:怪兽之王》,期间以打包的早餐打发午餐;晚上星罗城的必胜客店告别晚餐。之后在学校西门于小可说再见,拖着箱子辘辘而行,搭815转地铁至北京站,汇入广阔的赶车大军,逃难般逃到此刻的车上。

在潮白河畔跑步,这是第二次。第一次还是去年冬天,记不清是否元旦……已经到了不记下来就马上忘掉的状态了。好在记忆里被侵蚀后我并没有纠结太久,没有持续想某事不起到头疼那种恍惚无依感。这样大咧的性格也许注定我在写作道路上不会走太远。一个优秀的写作者,至少得是一个敏感于事物的人吧。

潮白河从客厅的窗子往外看去,上游源自林立的高层楼群,下游则到远方的一座桥为止(尚不知桥名),这座桥每早要拥堵很久。事实上真正的潮白河并唯不是我视野之中的潮白河,也许压根儿就不是。这种确认只有真正傍着它跑起来时才能获得。真享受这样的时辰:收拾停当、简单热身之后,穿过小区绿荫覆地的清凉,东门出,接着南行,一公里多到达潮白河。此刻早上刚过六点,已经有好多晨练的人,三五一群地在木栈道上漫步、拉伸。也有少数几个跑起来的人。沿路有几个小摊在出售青脊的小鲫鱼、鲢鱼以及鲤鱼,不知道为什么,较之海边的水产摊位,这种淡水鱼小摊子总给人一种特别亲切的市井之感,连带着那些青脊,也我见犹怜,很想买回家去养。也许因为规模小,老给人一种业余作业的即兴感?其实跑过那几个小摊位时,我仅被鱼吸引了,并未专门去看摊主是些什么人。总之这样的路遇让人感到可喜。还有人腰里挂着什么播放器,在听一种类似地方戏的音乐。他配速要比我慢一些,因此我很轻易就超过了他。

在朝着悦榕湾方向柏油路上跑到尽头围挡处,潮白河就停滞在这里,没法继续向上追溯。于是下到木栈道处,折返跑。就这样慢慢跑了4公里就不想再跑。这段河水有较好的蓄水量,但除了沿途的木栈道和紧挨河床的步道整饬的较适宜活动,河水缺明显缺乏治理,除了水面漂浮物,河水还呈现出一种蓄满各种藻类的浓稠,简直摆动不了鱼鳍。水不好的河就徒有其名。

恰好,在家乡,另外一条完全同名的“潮白河”则是当地的一处美丽水景,尤其蓄满河水,河面宽广湿地植物丰饶的那一段,野鸟翔集,锦鳞游泳,河道弯弯曲曲在20多公里处东流入黄海。百度上说潮白河,发源于五莲县九仙山,流经五莲县户部乡、叩官镇、潮河镇,于潮河镇以东入青岛市胶南市海青镇,在日照市两城镇入海,下游称两城河。这条河虽已与之息息相关,却至今还没有跑过。

列车缓缓而行,晨曦越来越高,晴天丽日的一天已经展开。积压的事情越来越多,需要一一梳理、快速有效地解决。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