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博览中心一旦风吹草动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6-06  

博览中心一旦风吹草动



一、    小鹧鸪

在这条路上走了
几万次后,终于在某一天
我被一只鹧鸪拦住了。
似乎是鹧鸪,又不十分像——
倒霉事多到一定程度,
就会朝着惊喜方向转机:
它屹立不动,两只小爪
牢牢捉住地球的
一个小侧面,小脑袋上像
安装了一座小风扇
滴溜溜转个不停。

这一刻,我因忧伤而
变软,柔和若纽带
却不知联结什么



二、    风干小鱼

最愉快的事莫过于
走着走着,忽地眼底
一闪,一枚镍币
折射出的光亮挡住我。少时
些微幸福,朝向“此刻”飞奔,还原
为“这一个”。——如被电击——
颤栗……很久远了,一枚镍币或者
一小朵温暖,足以
点亮脚下的平凡生活。
强光下,无处藏拙的、
五莲花铺就的地面上,
往往让人大有所获
一个惯于
垂直向下的人,会暂时
自满于此。

镍币有时化作风干小银鱼,停在
湖西岸的五莲花砖上。
我俯身捡起它,对着太阳
细细查看:莹洁、精致,
透明又完整,连完美都不能比拟
高于那一刻的、愉快的占有。



三、    细暑

慢的生活予人以快感,
心跳加速,仿佛被攻陷前夕的
彻夜鏖战。向谁,向什么?
墙角细密的蛛网上,停着小小一座
风做的秋千。我愿意
停下脚来,小心翼翼地
迈过去。生命中多的是
跨越时辰。
谁不曾跨越呢,微小的山丘
也是山。微小的露水
也是水——参差多态的
永远,悬系于此刻:鱼睡于深海
斜风屋梁上荡漾。



四、    晚眺之魅

伟大的善招引我们
去那湖边,发现细节之美,第一日
与每一日。我与潟湖一起
互相介入、完善。
被风催动如飞的极度疲劳
是快的,但最快的
是极目天际所获得的
混沌:转瞬之中,
夕阳已交代完当日遗言,向着
不可追及的深渊飞坠,
这些是常识,也是
具象的、几乎触手可及的无物。



五、    有时幻觉

有时候,家族中
离开许久的人突然
在梦里回转了,令生活微微
起了波澜,仿若无事,
又于幽冥中,散发着某种声息,
似乎一个巨大的、陌生的
乐器替代了整个星球、时代。
此刻,“相信”即训诫
我俯身领受,像俯身
抱起幼小的子孙。

甜美而哀伤的某个瞬间
足以完成垮塌与建树。
我们因何与此陌生的光亮
星球息息相关?何为
“相关”,何为“我们”?



六、    爱即

天荒地老,每个人
不但值得拥有此一瞬,并且值得
反复拥有此一瞬。闲来无事
在迅即如斯的年代,我拿古老的
墨水笔反复写下
几个名字:xxx、xxx、xx、xxx……
虚无如积雨云堆叠于
高耸入云的气象台,但你的敏感
仅处于无序而可变的时态,
若镜中神衹,叮叮咚咚
交响于尘世的姓名。
徒劳而有益?健身、节制饮食、
以倒立抵制时光消隐……当
执信若巫术在人心
之中冉冉上升,“冉冉”,它
重塑了我的记忆,仿佛
我重重爱过的某次
别离,雾影幢幢地
将钻石的五十八个切面转向我。




七、    马尾鱼

马尾鱼是什么鱼?这种
于无限中甄别出
另外的无限
之技艺,毫无疑问,你我均
曾经拥有。
我们曾卖力地划向同一个方向,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也曾风中结网,虚空中,
鲜亮的诱饵,垂钓人间
种种胆怯、倦怠、阴郁、祸患……
(就在前两天,我放下
积累半生的身段,祈求一位
老人:向一位
幕后的神明祝祷)
她办到了吗,最后?
马尾鱼是一种什么鱼?生煎
为何是一种包子?问题多多
的尘世,援引冷静的百科全书
做放大镜、哈哈镜;
逆境、顺境;女神、女神经。



八、    失败的美德

并无美德可言,失败
不过是睡梦中翻身,将脑袋
由一侧转到另一侧。失败
最严重的后果是落枕。
但,总有一支神奇的钢针
挑起修复生活的重任,
你获救了,马上忘掉了上一秒的
天真,洗把脸
开始重新做人。

我不暴露给你看。
生活直肠一根,终局处
在于永远有多远。



九、    我奶奶

我奶奶是家族中
这么多年以来
抛家远足
不回头的
唯一的那一位。

九十二岁,塑料桶
已灌满了水,充当
生活配重。但、
依然你是你,我
是我,祖母却不是
祖母绿,叫“绿”的
女孩,于十九岁结网,
做了首次的母亲。

日子如银鱼,
在我们手中
滑腻翻滚。我想招呼
小华!小虎!小丫!
一起去上学,一起跳房子
玩皮筋,顺着滑不溜丢
长满青苔的后房墙边
悄悄溜回家。我奶奶
那时九岁,眉目清秀,
声线幼细,让人猛地心里一沉。


2019-6-6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