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诗十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10  

诗十五首





心灵状态

有楼群。有树。有早起的
环卫工人。有晨雾(雾霾不分)。有零星雨。
有烟。有黑暗中金光闪闪的星星。有猫。
有静止的车轮。有脚步。有风。
有寒暄招呼。有短路(忽闪一下)。
有窗。有门。有沙发。有灯。
有地板上的画册。有厨房的滋滋声。
有孩子的啼哭。有白发几根。
有镜子(被渐渐蒙蔽)。
有水龙头(午夜12点之后禁止打开)。
有电视机喋喋不休。
有电视中的楼群、树、人群……
有和平。有梦。有团花锦簇……
有遥远。有高空跳伞。有低声叹息。
有挣扎(愈挣愈紧)。有捆绑(无绳之绳)。
有逃亡(一张单人床大小)。有流放(三分钟梦魇)。
有被拆毁的:家园、果园、花园、伊甸园。
有怀疑。有犹豫。有见风使舵。
有害怕(各种怕)。有呻吟。有匍匐。
有笔(长期处于过度搁置状态)。
有喉咙。有时钟滴答(倒计时器作响)。
有鸟儿叽叽喳喳。有途经某处突然坠落的鸟儿。
有断首而鸣的鸟儿。有不明飞行物像鸟儿,
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
有健忘的头脑和健壮的食欲。
有继续飞(队形混乱失序)。
有随风飘(旗帜的潜伏身份凸显)。
有模具(巨大的、隐遁的模具)。
有自焚(名之为艺术)。
有权势蓝、欲望绿。有虚拟红、妄诞粉。
有“人性”的帽子(压紧“意识”黑发)。
有油画棒继续画:
有大地。有山。有云层。有钢蓝色的海。
有牙齿。有手。有脚。有影子。
有迈开的步子。有张大的嘴。
没有呼喊。也没有回声。






犯罪美学

“睡觉让我有罪恶感”
“有段时间觉得吃饭就是犯罪”

“吃饭就是犯罪呀”
“那什么不算犯罪,爱欲不更是?”

炸………鸡翅、薯条、
洋葱圈的朋友们
要注意了:

你是人、有物欲、有爱欲;
你歌唱或者诅咒了它;
虽然你什么都没捣毁,顶多捣了个小乱;
但你仍然:犯了罪。

皈依者有愚信之罪;
无信者有漂泊之罪;
不爱者有自恋之罪;
执迷者有失本之罪。

唯冠盖者无其罪
因多沐猴而冠者。
而从两天前的网络上,
欣见青蛙也懂得执伞了。

如果圆融于执伞的王者确实
已失陷于物欲的政权,
在一碗水的环境下独自运行的小车站
一定也是有罪的。







何不试之以足*

买履者自天下熙熙的街衢返回,被不在场的脂粉压低青帽檐,几乎白走一趟
因此,他取出烛光,准备与哂笑的月亮干上一杯

平行事件继续发酵,挖土机深挖深挖,成功掘破地狱边缘
逼迫人性捐出赤裸,XXXX终于被神关照

半生街衢,轻如飘带。对月斟饮的仪式,既要求孤独者清醒,以便烧毁废契
又要求醉,如是抵押残年,应对更多荒唐

心脏与离心力纠结,直到赤足坠入地平线以下十米
再见,大白天下的女性裸体,再见,羞愤难当



*郑人有欲买履者,先自度其足,而置之其坐。至之市,而忘操之。已得履,谓曰:“吾忘持度!”返归取之。及返,市罢,遂不得履。人曰:“何不试之以足?”曰:“宁信度,无自信也。” ——《韩非子•外储说左上,郑人买履》









不存在的对话

窗外,雾霭封锁山水,难醒的
山海路与幽暗自得的楼群、花
与草坪、小灌木丛与片刻浮动。
室内,栀子香遣散数位哲学家
令海德格尔和维氏陷入交流的
困境:“思最恒久之物是道路”?
但,“给近视眼指路是困难的”,
“瓦砾死气沉沉”,“精神将
在灰烬上空萦绕盘旋”。雾霭
又千变,雾霾仍认准死路一条
接通干净的大海,孤独的大海,
不断注入淡水的大海。加入它,
并向他人发出吁请:等洁净的
光线遣散谜团,新一轮的制造
将引导大家借鉴蝴蝶的蜕变操
以及蝉的脱身技法。哲学家们
三缄其口,黑夜真是太短暂了!
早早醒来,山海打折如一而再
的累卵游戏:周末;此刻;雾;
灰烬虽未确指,也将失无可失。







伤风者之歌

现在,大家有机会成为
同一类鸟,正如天空有机会成为
火把。照耀吧,哪怕
仅仅照亮,虚无的翅膀,
钢蓝色的飞翔。
我宁可继续用想象
代替平行的流逝,不愿确证
与街边折断生活杠杆的
暴行一样,暴戾的尽头,也可以温柔
石头的心脏,哪怕仅仅一瞬间,一霎。
风斜着狡黠的复眼,
树木是私人的官邸,草是秘密侦探,
正侵入三月、四月、五月,
信用大面积的失控——
有什么用呢?栅栏正长出骨刺
鸟无论飞,还是不飞,
根据动物本能,必须选择出生存尺度:
一寸,或者一丈。
“照亮”,降格以求就是“着凉”。
有资格使用“困惑”一词么?
特别是这个词
援引自历史的说明书







没人

大街上
跑过没人

“你看见了吗?”
她捉住路人
车子绕道而行

叫雨水但不下雨
的这一天
像一堵墙

“没人”
“没人”

你在哪里?
世人熙熙攘攘,太阳圆滚滚

超市里没人,
田野里没人。







拒绝之诗
        ——有一天那孩子醒了,盯着自己厚厚的壳,问:“谁是我的爸爸,谁是我的妈妈?”

在菱角般
鲜嫩的黎明
她遇见如今这位
有着荆棘花纹和薄荷气味
的女友。别奇怪
每天在数字运算
和人际关系中
触摸盲点,多次碰壁
又弹回原地(她亦有九命?)
命运有教无类
不要奢望多少位丈夫
为你鼓掌,赞同,填埋
原罪的深坑
拒绝,可能是自然
或更高蹈的一种出生方法
不是出自他者肉体苟合,更应该
来自其他星球吹落的
夜盲症病菌……
总之她活下来了,进入一种
死亡般的温暖长久

回顾这些,尽量从
小恶中发掘“善”,那种
透明易碎的微小物质,要从婴儿开始
培养,从“我”做起(从见人倒地勇于扶起做起……)
你知道我有多么纠结
“你”“我”“她”“他”
M国以外,都被上帝失手
打翻。你知道
这多么令人为难
否定一位女友,不像否定一棵树那么简单
拒绝一个存在,却让它成为一类范本
你推不开这些细浪
你打不破这层透明的薄膜
你得好好地研究“不”的学问
把词语交给沉默
让“诗”复活






猫形漩涡

一霎,白色小猫席卷而来。
轻盈透彻——像一个漩涡。
平稳是日常,漩涡却是心相。假如你

已感觉凝滞不前,行迹好像沾上了
蜂蜜,甜美而又哀婉……那说明
漩涡就要来了,它已明确向你发出邀请。

漩涡前,安静是必要的,而声响又
喧腾不止——二者相互建立。我的白色小猫与
一张空白的手札之间,只隔一秒风速。

猫栖息于那一秒。淡灰色影子
填满光的罅隙:又喷泉一般
向着上方跃起,挣脱于一秒内的万古寂静

瓶中,摘下不久的玫瑰,还带着朝露。
清晨,当熙光解散星辰,那尘世的投影,
随白日梦的升起,越飞越高。

直抵我所迷恋的:语言不能达到的
高点。语言的失职督促我们
寻求一部垂直向上的梯子

无限会因谁允诺?当你攀到顶点,无限
将立即获得新的高程。有只手将这困惑写进
此刻的漩涡,却因太快而无法被读取。






两种眼泪

八月中旬。我将去一个
大诗人都熟悉的地方。重新开始。包括写作。

记忆到技艺为止。那儿。
可供应的粮食越来越少。诞生幸福骨感。

书信绝迹。情诗表达无从准确。
失去耐心。关门闭户。老年将至。

坡度有其黄昏。随口说出:
雨!商略黄昏雨。清苦之甜。

匆匆。可供推翻的未来
纷纷赶来。前瞻性的鸟儿:在前方。

一尺之遥。鳞粉缤纷闪烁。
收敛的双翅垂向大地。近还是远?

“带我去……”
“不。就在这里。现在。哪儿也不去。”






溺水的石头

我在学习溺水
并决定
永不上岸

“永不”
脆弱的语言
雷电交加的表达
高于事实
像树木高于水边的房屋
可轻易翻墙而走
并且来得及
换一身行头

若执意在原地俯首,找星星
把路灯和车灯当做天上的街市
那么,让水流向哪儿呢?
一个溺水的人
不应该在任何难题上逗留

最好
有一颗迅速下降的石头
能保证这种差异的持久性
最好,连石头也能游泳
从此岸到彼岸






制琴师的初夏

苦楝树的花与槐花
开了一个世纪,他在做一把琴

他是一个制琴师。他有
悠久的白衬衣和崭新的中年

他早上八点起床,晚间八点散步,
遇到邻居则含笑致意

也有肉体之困,又总能消解,
他用半个钟头恍惚预习死亡

精美绝伦的琴声将暮色变成
色彩训练营。慢慢,他楼下成了广场。

我没见过他,但相信听过那琴声,
当我有一天,不小心将一盒颜料打翻

苦楝树的花与槐花都是苦的,这意味着
我们所习见的美景,会因内蕴而改变

初夏,风发酵了那苦味,广场越来越瘦削
变成一叶舢板,泛舟于冰海。他开始发胖的中年

浑然不觉这逼迫,执意将一张琴做成一张弓
某天,一位邻居忍无可忍将箭簇拔下

奋力掷还他。在辛辣的最后一刻,他突然记起
微酸的青春和女友的颤抖,多好的命中啊,这一切。






石头

石头。供人使用的石头
雕成骰子的石头,爱赌气的石头
散淡的石头和埋人的石头
如果将雨中的大海植上皮肤的话,我希望是石头

硬的石头,软的石头。
面包状的石头
以及石斑纹的面包统统都像恐龙的骨架
支撑起一个庞大的过去式帝国

比空气还轻的石头,点灯的石头
吐纳烈焰的石头教会我们说话。
中文的石头与列国的石头
天真顽皮的小石头,四海为家的脏石头

酸腐难咽的石头,甜如奶酪的石头
写作的石头,醉酒的石头
出石头剪子布的石头
婚外恋的石头和罹患眼疾的石头

排满小巷的谦卑的石头
踞于高台的傲娇的石头
苹果香如初恋的石头
葡萄紫如死海的石头

井中,口吐泉水的石头
地图上四处走动的石头

胸口中跳动的、心律不齐的石头
恭且寿的石头暗祝远去的帝国,无非硬,且无涯;
汗淋淋的刚被发明的石头
也是阅尽人世的石头






本来如此

终归有这么一天*,猝不及防的,
水用凌冽冲击了我。水本身如此
——或,生来如此——凌冽
而且甘甜,如我们日常所见的。

水的一生是从未被剪裁的
一生。水,只流过一次眼泪,
喑哑过一次嗓音。唯高居于塔尖时
生活中的意象才坦然出列,

向我们指出,时间之手会把那些虚空
又无端的词语交待给他人,留我们日常里出神。
日常的地方也是险要的地方,
那隐形的灯光,暗下去又亮起来……

照水,照风浪,光度适可而止。
水,一位适可而止的父亲。
其实,泼洒出一点又怎样呢?多年来,
它总临界如闸门,又白鹭般不逾越






深渊

凿井取水之术过于普及
因为世人要饮水,无论

甘甜还是愁苦,
孤绝还是琐碎

成于火和毁于火的豹子
是同一只豹子

爱情如日中天时,
冰凉也早已写好






关于观念与理想的锦衣夜行
                      ——戏仿赫塔•米勒

大量 的 词语
养活 几个 电信局
形式 主义 美好幻觉
无症可对 个人主义 小集体 焦虑
口干 上火 喝水 充饥
拔苗 助长 焚琴 煮鹤
几首诗 拯救 一锅 稀粥
太 天 真 了
语言 不 造成 不 解决
真正 的 困境
只 着迷于 短暂 失踪 
巉岩 断壁 一无 所获
就地 取材 国家 策略
狭小 的 现实 街口 
挂羊头 卖狗肉 对石头弹琴 风马牛
绝活儿 找到 魔术师 
累卵术 铤 而 走 险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