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20  

一天




天光长了。风
在垂荡的树枝间
暗加了绵密的力道。
一天下来,没有
访客,也没有读书。

海在窗外空空跌宕。傍晚,
口罩与护目镜安然地
回到它们的出发地,
保安在入口守着档杆,
孤单的测温仪摆在旁边的小桌上。

汽车鱼贯入库
一队队归巢的鸭子。
夕照下抬头,发觉
不远处的后山,似乎
比昨天又切近了一步。

猫在地板上蜷卧。
一二三四,马路上,
散步的人越来越多。
许多东西像系了摇铃
声息越来越响。

入夜,枕着远处的哭声
万物深深入睡了。一日下来,
深觉春天已不可避免。
春光越是甜美,
幸存者越是有罪的。

2020-2-20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02-20  
困居期间,绕室抄手与微博微信二事交互,每至午夜。有日不小心点开一个场面混乱的视频。突然猫声大作,原来不觉又到午夜12点,猫蜷在它的专座上正睡得沉,忽被这悲苦之声惊醒。忙息声连道“对不起”,它才又蜷回小肉球,并立刻重返梦乡。  那夜,仍黑得昏昏沉沉,那苦,又大得茫茫漠漠。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