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25  




雨与海连翩着
前来敲打东边的窗子,
草坪上的恋人花已经收拢起来。

不远处,那钟情的石头
已结上了一层润滑,一旦
海誓山盟,就有些不同寻常

仍有三两人,循着雨雾前来
买心,买一万年太久,海浪命六级风
克制着回应。但那只是一则

伤心的消息,时间灵透,
令“终归”寄放过多期许。
而少年心的一张纸还贴在原址。

读起来仍顺畅、真挚。当时,许多
字迹飞扬的这类诗句欲寄往未来
如今已被呼作“过往”

怎么可能?这草率的时间表
一定被三维空间修改过了,
扫出来的全是二维乱码

我离大海二十公分,离上世纪两厘米。
实质性松木房顶高而昏黄,欠一盏
瓦数适当的落地灯,来为真相备注。

尚有许多疑窦,许多肖像、肖像之后的
暗影。追及命题需要特殊的声音质感,
以命定的密码,打通光年拱门。

大师们描述过的海,据实填写为
此刻这一座。风声浩大,在海的上空
盘旋、跌宕,多年之后降落于此,

命我伸出双手,虔诚地接迓。
风声是不可逆的,而海,正在是与非是之间
有力地涌动,作为卷宗里公开的部分。

2020-3-25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