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2011年诗歌30首 --]

窦凤晓文集 -> 现代 -> 2011年诗歌30首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窦凤晓 2012-06-27 20:58

2011年诗歌30首

《不能有过多的粮食》

对世俗的女人讲明白一件事,要先用
某种食物做比,要是她不懂,再换
另一种食物。

情感世界如果有了震荡,
首先感应的是胃,隐隐发疼或变成石头。
胃让人活着并允许大脑
对活着这件事知情


理性生活厌弃柔韧的食用哲学
它无限期的等待
让挨饿变成启蒙学院的衣裳。清空腹部难道不等于
脑部运动的饱餐一顿?

被自由的鸟,被空虚的笼子。
船舱里,鱼儿知道自己被褫夺的所剩无几了
在它们的白眼中,人们渐渐安息
没读过圣经也开始赞美上帝。

《生活常识二则》

(1)
这些都没用,除非
把自己打开,让笼子
重获自由。它也许会
张着嘴,不知道下一句话
该说些什么
但无妨你走远,成为天际线的一部分
你到达它,软化它,逼迫其增加柔韧性。
你翻越无数的它走到今天这个地方,
如同一觉醒来。
柳枝和雪花
不能重演轮回的刹那,而那时
我已被时间之果压弯
也无法为你曾经的努力出庭作证

(2)
没用的:这些、这些
还有这些。没听过那个比喻?
它提到棉花、雪、面包,甚至还有狮子。
众多的比喻逐渐消磨了原形,
因此,我提议,说实话
直接说。灯就是灯,落日就是落日
“不”是“是”的反面,而不仅仅是“还没有”。
但我确实还没有走到
你指认的临界点,我不够翠绿
甚至还过于的火红。
你能明白这个辩证么?你要求“像”,
结果却“完全不同”。

《离弦》

噔噔噔
喇叭,鼓,唢呐,小号。
混音狡猾,谁分拣的出清明来?
月光跟着人转,似有澄清意
其实,何止不浑浊,他简直过于
直接,没心机,紧要处戛然而止。
一部电影预告,让人
猜,主动入彀。测验题上一马平川,
音乐里曲径通幽?
音乐如多思美人,安插无数皱褶巷道
只等某个人
提着命定的行头
来成就新作。那就关掉按键吧。
让黑夜把黑温暖地当掉吧;
让面包变成筛子,红果回到树巅
一头劳作的驴子只停了三秒
接着继续拉磨

“古来用物,今人多受
除却少游东坡……谁曾出乎其右。”

《勇敢之心》

今天长出根须
牢牢攀住每一秒
像多年前
在厦门见到的那棵大榕树
今天,鸟用人的语言说话
石头用鸟的耳朵倾听
今天,几乎是错乱的季节集体起义
先论战后混战
弄得我做骑墙派
无法倾向哪一方,对之施于援手
也许我才是他们争夺的中心
但总想着为这场战乱负责
像美丽的海伦
有西西弗斯的闲情
也许并没有真正的壁垒
需要一分为二
叫它战争,实际上是在
挖苦个体的疲软
它应该懂得
只要这种错乱持续发生
一颗火焰的心
就应该有成灰的勇敢

《新雪》

车子刮过夕阳里的市政大厅
90°逆响,一地碎银

100°,80°,0°
乃至—30°。水银柱
无辜迫降,如有失误在身

冷。但我们尚不乏观看的空闲
我们侧身观看,脚步
并没停下

《被撤销的海》

礁石,沙滩,游人几乎绝迹。
一个大海空荡荡地敞开着门
仿佛被遗弃
它的低嗥是一种备受伤害的声音
重金属击打空空的果园
一个例外也没有
当一个人偶尔跟着一只海鸥
从这里经过,只有荒凉的海浪惊动他
本想从云朵里钓鱼的人
交出了他的秘密武器:
形状不确定的乌云,干海葵,空了一半的扇贝
它们变幻着图案和气味,
但没有手,也没有脚踝

《瞬间的鸟儿》

一只鸟儿的飞翔
刚在大脑里出生,雨就
砸下来。雨总被各种机会逼迫

鸟就不同。鸟可以有
各种各样的飞行。不飞的时候,
它用虫子和稻谷弥补天空的残缺

它拒绝接近和抚摸,它喜欢
像一个工匠那样去爱。所爱之物的不动性
胜过所有形式的亲昵

当这只乘着瞬间之翼的鸟儿
高高飞过我的头顶,我想象自己……
世界有权形成习见,燃烧和熄灭各有情理

《春天的九分钟险境》

突然起风的下午
轻吹一个名字:它托辞说
抽芽让人忧伤,不如下雪。一个静止的
旅程,让天空喜悦于春天可以
越来越低俗。年龄和美对峙
越坚持就越清晰。越跳荡
越像一个超龄的孩子。
明星,台风,死火山,
赌徒,棒子,斑驳的老虎。
枝条之上,戴天鹅绒帽子的花苞
忍着矍铄的饥饿感低头。
另一端,笑声在玻璃容器里弯曲
火苗荡着秋千,反驳人生已成为定局

《减少老虎》

减少老虎
少到一,或者不足一

看,这世上的孤独
多么干净

手持剃刀的男人
多么幸福

《眷恋》

音乐在水里绿,漾开
久开不败的草原

沉默的谷类移植了高贵的金黄
今夜,你的脸胜似我的脸

《迁居》

从书本上茫然起身
你照亮了我

乌云压境的美妙之处,是你
短暂地脱离自身

秘密地抵达——我将写下
这一刹的煎熬,这神仙日子

用你从书本上递给我的
茫然无措的白纸

《昙花过境》

几乎就是为遗憾而备下的:
放弃一次肉身,她托辞很小

旧衣堆里面找到昙花。
抽屉深处的杂物里泛出昙花

冰凉的乐器与郊区的房间对峙,
是薄怒的昙花

兰舟被一尾鱼衔走
命运里有一瞥,名之为“昙花”

《蕲茞》

众人散尽
半条河岸被“无”挽留

夜深了,灯光主动离职
河水滔滔,淤泥模糊而微弱

人群冲刷着一些硬东西
水波柔软,倾身于“无”

“我有很多好衣裳,
没有一件是适合一个诗人穿的”

我忽然觉得要是做一株蕲茞
一定更确凿,更幸福

《乱梦简史》

我常梦见一张陌生人的脸
我知道那是你。
为什么你有一张陌生人的脸?
为什么在海里游泳时
你不开着手机?
信号灯忽明忽暗
我还是一眼就看穿了这个花招
因为他另一个名字是微妙
是的,的确微妙
某一天我很早醒来
正准备为盥洗室的镜子示范一个懒腰
你猜发生了什么?
一缕白发黠着陌生的生机
正在扮演决堤的洪水。就这样我自己也被换掉了
真是个玩笑:书已经越翻越薄,
作为人生的删节本,竟还能确认字句里有翅膀

《被一朵花卡住》

一朵花卡在田野上
像一只伪装的花衣蝶
——我是说,你相信还有这么
坦白,这么简单的美事么?
假如你相信
就等于与这个春天
签订了一个友好协定,我祝愿你
赢得漂亮,否则就祝你
输得美。是的,
在这个时候,连输掉也可以美起来
一扇洁白的百叶窗,张开疏懒的肺叶
大口呼气,宠溺透胸而过的风声
或者忽然收紧手臂
把它捆住,像抱紧了夜晚的一株木芙蓉。
这么简单的事情
还不能使你静下来么?
当你嘟哝起“奇迹”的当儿,
当你,被一朵花卡住的当儿。

《一种白从山顶下来》

一种白从山顶下来
一顶新帽子
寻找它的头颅——它不停地
找,像是丢掉什么

它饶有兴趣地布置出一个自我的迷宫
顶部是蓝得发亮的玻璃
能挡雨,却不拒绝月亮和星星
但它还不歇脚

直到我大喊一声
用积蓄半生的力气,像对着
失散半生的恋人,掷出快意的惊呼
这情形对你

也许会造成困窘。也许这销魂的
一声会唤醒一些情节,一些动作,一些雪落无声
的时间碎屑:它从山顶下来
它降落,降落

多么动人。什么事情触动它起身呢
在时间里,你和我
曾约定,要向植物学习
或者是向噪点,还有沙尘颗粒学习

《到底需不需要过一种文学生活》

不要猜想到底是事实,还是与
事实相反,就让它长
自然、蓬松、舒展。
蝴蝶的翅膀过早到来——过早还是太晚
是时间的焦虑,而不是你我之间
预设的命题,因此不要怨艾
漫长沉闷的生活,删除那些眩惑的哲学术语
要敏感于与之周旋,
要随意,要满足,要着迷,
要给出适当的指导,要傻乐。
以时间凹凸不同的惯性来看,克服这些
已不成问题,你已经能够
对着人群微笑,发言,匆匆地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地理谜团
从而获得谜语的制造术,乃至成为
谜语本身,帮助修缮人生的贫乏。
你没有更大,也没有更小。
没有顺着事物发展的枝桠
生出更多的旁逸斜出。在
毫不起眼的某一天的门槛前,
或者跨越,或者牵扯
或者逗留,或者
仅仅是感激——你早已懂得
迎合消解,赞颂负数,
但最终的谜团始终伴随你,仿佛
终点遥遥无期,永不会被擦除;连
仅有的几次恋爱也不能匹敌
这虚设的引诱,这无底的深渊,无解的方程式

《在一座不是我们的房子里相遇》

方形的烟囱袅袅上升
铁锅端着架子
梨花开了半树,另一半是石榴花
一窝恋巢的鸽子,一丛紫石竹浓雾般的阴影

就在开始追究是谁让烟升起来时
我们忽略了自己,以为可以用别的称呼
凝固身份的飘忽不定。时间纷纷
凉如积雪

因无人而安静的房子,因为植入过多的安静
而显得拥挤的家庭。镜框里,似曾相识的照片
暴露出有限的几个好日子
更多的日子埋在被单下,堆叠出
人的形状、猫的形状

《一场雨》

一场雨不停地在前方落下试图
取消一件事,磨损一个人
混迹于未经筹划的交互
渐渐稀薄的道路
树木,车辆,沙和海水,燕子,锅
统统飞走,这样
整个世界只剩下一场雨
在雨里
所有的颜色慢慢趋同
所有的城市都是旷野
所有人都是同一个人

《海滩上》

一天晚上
我去海边,找一个
声称在沙滩上散步的人,其实
海滩就在我的脚下,海滩,
作为我的所指
他人的能指,类比一株植物
一把斧头,半张无为的月光。
我左右挪动的脚
并没有离开生活半寸,进入
更丰满和富足的想象
我只恣意地涂抹它,再擦掉,再涂抹
我警告自己:无事可做,身体就会
长出蘑菇,随后慢慢萎缩,成为下一个
被黑暗把持的人
再有可能,由于并无牌证,就会成为他们
为挣脱某事而留下的替身
这是一个新鲜的决定
我,不再把今天当成朋友
不再为它伤脑筋,抱恙,提前到医院排队领取
不在场证明
所有的证书都要自己制作,虽说这个问题
还存在不少的疑点
但一个个解决下去,也就进入海滩了
下一步就是冲进大海,把生活的队形打散
而无需对海浪表达歉意

《谪仙记》

树木反省多日的静止
乃开始涌动

翁润如一截盲肠
不用于宽恕,只用于启程

花鸟虫鱼,山清水秀
揽入织锦的生活,一只手寻找着另一只

前路始终宽大,他们必须
用不停的燃烧招呼来对方,而后

在灰烬中耗尽张望的隐痛
紧咬牙关,一声不响

落日浓烈,麻雀们一齐出动
衔走苍狗、浮云、波浪

不断醒来的梦境里
他们的花园被洗劫一空

《裂开的橘子》

世界裂开了
在它酸味的核心
有人忙着点测光,像面对突然破碎的狮子
有人乘兴慢慢坠下

在它橙色的爆破声里
做任何声明
都有些来不及——不过,
酸涩真的可以制止
肉体深处涌动的无效性?

世界,拿开你偏平的脸
你的潮湿的狗鼻子
你的警察局,你的街道办、计生委
你的公园,长椅,椅子上遗落的报纸
报纸里的呻吟和鞭挞

拿开你的灼痛、伤疤和余烬,让悬浮的
尘土、自由、罪责
在光里陡现它的肥大和完整
之后耗尽、崩碎

如多年不见的亲人
在短暂地重逢后迅速模糊掉
节外生枝的共同的面容——
谁能告诉我,这只因枉信而裂开的橘子
承担了怎样的松动与愧怍
谁知道

《心忧曲》

中午十一点半,我打电话
给一个无事可做的人,告诉他:蚂蚁搬运工
已经开始大举罢工了,趁着天气好,
争取挤到它们中间,占个好位子
跟姑娘们玩玩跳水、转圈游戏,在人缝里找点吃的
再把耳朵里里外外清理三遍
务必做到求真务实,一丝不苟

“我欲致虚极,守静笃。”
“未若绕树三匝”

啊,让我来假设,他正急着去赶一场午宴
无暇听我罗里啰嗦。然而:
我虽口袋忧患如巷道,但头发很萝莉。
你用万金油抵挡,
但我有千里驹——万物并作,吾以观复
不得不说,在摇摆的程序与道德之间寻找均衡点
这世界,没事找事的人多了去了

《六个月亮》



理性主义
是六边形的
而你
是圆
局限于圆
试试
菱形
这有力的跳板
怎么样



方形帽子和
花格衬衣
不是我寄存在
旅行包里的
的形象
而一杯苦丁
和半个橙子也
并不对称
无物
与你对称



甜蜜的
五厘米刻刀
和边远地带的
高塔
坍塌于
自身的锋利
和遥远
这不是
星星能阻止的
但云彩能
而大海
开始模拟
坍塌现场,它低头
无语的样子
像极了



半个月亮
的半个圆弧
代表离弦
直线代表
理性主义在场
戴帽子的陌生人
和像只手套一样
从不离身的狮子
并不为它哀伤
也不试图
靠近
因为坚硬是
月亮的第一象限
你不许跳进
第三个



稠睡衣
太光滑因而
手掌发凉
在海滨
和离山近的地方
睡衣都是
那样滑的,保持光滑的
品质
抵制生活的
荒腔
走板
是必须的
别管别人怎么想



亲爱的
海豹
躺在礁石上
晒太阳
因为
盛大的秋天
就要到来
海豹不迁徙
也没把圆屋顶的月亮
移走
换上十一平米
的游泳池
收藏塔尖
但如果
那晚的灯和车辆
不是患了失眠症
我想
它应该能
多晒上一会儿

《比如你说》

比如你说
“不要浪费时间
活在别人的生活里”
此夜的注脚
至此归零。坦白的时针在走。
秒针裹着小脚
一路跟得踉踉跄跄:红花
绿草。爱过的人
和赞颂过的东西,全球性癫狂于
某些伟大的发明。山体滑坡
试图考验盗梦的眼睛:
“但,醒醒吧!这是真实的!”
陀螺一直在转,惊人的
相似性。不期然的
柳岸、灯明。
打开窗子,放一个
深褐的秋天进屋,带电的苹果
有时候竟毫无启示。
准备是为故事留下的,命运
是人海里对暗号
爱和死亡都是突发性事件,喜欢
更来日方长。慢慢醒来
慢慢地穿过浓黑的午夜12点,低到
不可思议的河道
将用波浪发声,向你我呼吁。
而窗口仍然钟爱着印像过的事物
正如显影剂举证了黑夜的肺腑

《枯山水》

松树向上生长
有戾气。邻居吵架
相互用它来象征、比喻,取譬
还算典雅

其中一位叫陈丹青的
说了许多句话,很多次,大家
喝彩拉架的声响
甚至要高过树巅

可是树木还是要
独自一人
起卧,在生死两端
线形的时间好像酒后心电图

哦松树。你最好
不要跟草长在一起。最好,
减去让人留恋的颜色。一小片枯山水
刺向这一年和那一年

《平原》

这是我
几乎已忘掉的平原:
它还在那里
低矮,平坦,草木繁茂。
交节换气没影响到它,
对于我离开
没有回头的疏忽,
它也没有表现出委屈的样子。
此刻,它举着这个季节
所剩无多的花朵向我招呼
仿佛那些一去不返的日子
是丢在水里的铜钱;我一直在这里,
端庄,挺直,与它的低矮
正好协调一致。
但的确,我曾分散到
某些它不知道的地方
知道了许多
它无法理解的事情
但是,它不知道,
其实我每时每刻都在给它写信,
甚至向它求助:
忘了我、记得我、帮帮我……
那些话,只适合它一个听,别的不行,
马不行,牛羊不行,我见过的每一个人
他们都不行

《离城》

直至一个人,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出现,将你嫁接
回与你无关的梦里:深入湖水——
那些湖似乎活了起来
就要直立成
失控的大海

在不安和偶然之间
的城市,犯罪率
其实很低
人人都揣着自己的计划,盘算着
从哪个角度观潮,看火写下水
时而暴虐,时而温柔

在苹果和葡萄般酸甜中寻找
游戏的规则,呃
这很严肃,不许笑
不许以手抚脸,暗示“过去的生活”
尚未结束

而最令人震颤的
是这个人,用通电的深喉音
向你我指示
这花瓣覆盖下的波浪,其实
已经荒废:现在,却要我们亲手
一一揭开。

《百花深处》

我没有为那个街边
拿着玫瑰花束低头疾走的少年动容
因为戴着一顶宽沿帽。
世界默默发生,好的和坏的
和更加坏的。这不妨碍
秋天越来越深,河岸继续陡峭
我们继续我们的旅行
并且谁也不扶。
在我们身后,庞大的记录片将提到
“水罐破了。水不溢流:直立如故①”
似乎说的是
你我的旅行中,一张
比较叛逆的照片
但孤独是无罪的,因而。

①:出于《井边》,希腊 扬尼斯•里索斯,古苍梧译

《田园已芜》

据说,一位姓王的和一位姓田的
打赌,看谁倒立的时间长

输的那一位
就把姓氏倒过来写

双方言之凿凿
几乎立字为证

中文里的看客越聚越多
训诂学出场,认为田猎者易得

成王败寇的历史学
也不甘示弱,阶级斗争课天天讲

王顾左右被迫也成看客,
后来成了王同学,与人对峙就后劲不足

“确实失落过好一阵”,看客们说
可又觉得,莲叶在霜降以后颓唐的样子
也很特别,让人遐思,甚美


查看完整版本: [-- 2011年诗歌30首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