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2009-2012《谢客》40首 --]

窦凤晓文集 -> 现代 -> 2009-2012《谢客》40首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窦凤晓 2016-10-23 18:32

2009-2012《谢客》40首

目录
【2012,10首】犀牛戴着花环 /新年音乐会 /是这样的 /他们的聚会 /辋川记/自我之鹤/花园/山中/生存机制之歌/谢客
【2011,10首】被撤销的海 /深黑的渊薮 /一种白从山顶下来 /到底需不需要过一种文学生活 /在别人的房子里我们相遇/裂开的橘子 /心忧曲 /关于观念与理想的锦衣夜行 /田园已芜 /现象学的坡屋顶
【2010,10首】张枣 /白鸟 /爱情过敏症患者的画布/一勒克司的鸟 /孤独中的对应关系 /病句 /环形山麓 /袋鼠 /风大了 /不能有过多的粮食
【2009,10首】琴声如诉 /饮水记 /奥德修斯的爱情 /九月十日的云 /不规则的隐喻 /果实 /阿莱夫;或者与一个熟人在咖啡馆梦游,说梦话/一次谈话引发的认识论/证据/浮世之美



【2012,10首】

犀牛戴着花环


犀牛戴着花环
融进傍晚的光

她体内的铁树
花开得哔剥作响

这多难啊。你知道路还远
兼带随之而来的羞愧

你不能用犀牛的速度
制止它们对美的理解,你无权

惩戒,因它无端念出
“曾是寂寥金烬暗”

新娘们踏过田埂,初夜的教科书
以狂澜为告诫

爱吧,太冷了。先纵火取暖
然后再用灰烬纹身

从嗜好中找到天堂
旧天使站成一排,缓慢地解除你的脸
2012-1-5



新年音乐会


如此接近:
突然间,流泻发生。他的手
寻找她的,接着
他感觉坐在那儿的自己站起身
越过人头攒动的幽暗所在
一直向前走,金色的麦子在身边
自动分成两列。微风波尔卡穿透
没点灯的房间
和餐桌上半块甜蜜的小点心,
烤箱还是温的。
他又心慌又急切。
海湾里有人在跳舞。转过头,
从衣橱里发现某件衣服。从厨房小柜子里
发现几袋保质期可靠的薏米和蚕豆。
用三十多年的人生经验摘取某个字
从中发现大海。
海一直在身边,这显然不够。
还要有更快乐的幸福,
像白与白的对比
你知道他们的差异点在哪里,
像你知道,他们当中的谁
更懂得爱。灵魂喜欢赤裸,
音乐替人加速——没有音乐。
乐队正在远去,小号拖曳着烟一样的步子,
而大提琴还没有从沉思中
完全醒来,他的低语
宽厚而坦陈。

瞬间的芳香与寡淡之水抻在
绳子两端。今夜无人长久。
没有歌声。没有周旋俗世的粗糙感。
没有颂扬,没有邀请。
请在。请居住在这一秒。
请踮起脚跟。请屏住呼吸。
请悄悄返回。请闭上眼,重新握住她的手,凭着
唯有你才熟知的气味。

请起立,鼓掌。
请离开。带着刚获得的海的冲击。
请开始后悔。后悔各种事。
请带着孤单的梅子偶尔返回,
这是被允许的。因为醇厚的
痛饮不同于逐渐强化的道德教育,
而管和弦确实曾加速了你某一秒的灵魂析出,
就那么柔软的、轻快的、宁静的。
2012-1-5



是这样的


雪。鸬鹚。跳动的火焰。
蓝色想法。白色垃圾。
面包房。游泳池。情侣。流浪犬。

居民的野外。冷的专制主义。
很久没见的暮霭。连同“早上是这样的”。

世界。是这样的。
被一条路卡住。是这样的。
指纹控阻止落日的赴约。是这样的。

天堂即地狱。塑料袋。一次性手套。
是这样的。

推门。放下。解开。无人交谈。
试图制造响动。

一次途经。
终生豁免。

是这样的。
2012-1-6



他们的聚会


有一次他们约好
集体去一个比较远的地方
跳舞。
他们也邀请了我

他们跳了又跳,喝了又喝
他们只跟没见过的人说话
文质彬彬的麦克风
被推在一边

后来,他们驱车一起离开
现场窒息了
停在原来的时间
像冰冻的风暴

我并不在他们中间,但
我没看见。我开始无处可去
后来发现
到处都是去处。

一座大海不可能因为
某些聚和散而停止翻涌。
后来我想:幸好,我依旧在,
并且从未交出金指环。
2012-1-7



辋川记


那人去后
野藤遍布幽谷

溪涧自山间涌出,道路环辏
如数学谜题

你一定为她醉心过,为她——
甘愿一腔心血化泉水

她的渴饮与
终南之秀,抻在美的两极

蓝田屈居其右,
如爱之无可解决
2012-1-17



自我之鹤


有时候,它们从思忖着的夜晚
抬头,水纹抵挡住
过于荡漾的形骸

活人的面包堆在沙上
是多盐的,也是多义的
歧义造就翅羽的舒展或者闭合

它拒绝承载,并以绝对之轻
否定微不足道的体重
实情波诡云谲,如他人的念头之绝难想象

不可能以谎言建筑塔尖
在自我的困境之内,鹤不变。它强调自我的扇形
决不许走下坡路。要是它低下,就成为感知的俘虏
2012-2-18



花园


无名小路
建造流水

走着走着,他们一转弯
拐进情欲的花园

远山闪出膨胀的身体,世界核心的
长条椅上,胖鸟的孤独拂乱枝头

没有什么可说的,除了
“溃散”。溃散是宇宙的主旋律么?

谁?长条椅,参差的蜡烛,房间牌;
被列车收割的风景就地倒伏

不要再激动了:裂帛山水,黑白教育。
红颜乌发对应纷纷的别离

你快得来不及看到这一点,如垂钓者
囿于其快速移动的轮胎

拎起皮囊,所剩无几
花园乃别离的尊称
2012-3-4



山中


山,用树形的寂寞
妨碍我们。细长的瀑布自高处跃下
末梢处随风而散

危言无法劝慰
动态的情感生活,因为见得少、听得多,
审美容易被外物裹挟

对“我”来说,“你”根植原地
却令时间的顽石受其成形,非你所愿,
如是我闻;

河流与芒种的关系媲美孤峰与谷雨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你曾到达边界。
如今,我乐意说一些你毫不知情的事

以指证命运中缓慢的远离;
但庄子言“吾丧我”,在春色向人们袒露捷径
的中途,你知音般随风赶来
2012-4-22



生存机制之歌


在频繁到来的桌旁
光线忽长忽短,锻炼节制。你
按时坐下,系好餐巾,
埋头咀嚼,吞咽
中途打电话,小便,上床小憩,偶尔
轻轻地跳一下。
时间应该用厘米计算,或许
更短些,以便让餐桌每一次的到访都
失陷于它逻辑的混乱——这样,治愈便成为
不可破解的难题
你确实更高兴吗?
——远方来信,更不啻于一场
小型庆典,你换上纱质礼服,
在烈日斑驳下展读,显得年轻、单纯,值得
用爱赞美。须臾光线流转,风度退化,
谜团制造者们露出
轻浮的笑容——你上当了?庄子和他的蝴蝶
都没有唤醒你?
呵,在词典中,在海边,在林间小路上,
瞧,你又来了,
并已接受了一位异性的邀约——我惊奇于你的毫无厌倦
无论是对于你的幻觉制造者
还是幻影本身
2012-7-19



谢客


一个新词找到她:
“你好吗,别来无恙?”

皱纹。间歇性重复。
黧黑的沉默代表另外那些

从未到达的遗址迫使她
流动,像有些要疯了,我猜测

然而平静……平静的细沙,
落在时间的筛子里

待下去就真的恋爱了。她决定去一个新的地方,
删掉那随便哭泣的人
2012-8-2



【2011,10首】
被撤销的海


礁石,沙滩,游人几乎绝迹
一个大海空荡荡地敞开着门
仿佛被遗弃
它的低嗥是一种备受伤害的声音
重金属击打空空的果园
一个例外也没有
当他偶尔跟着一只海鸥
从这里经过,只有荒凉的海浪惊动他
那些秘密武器:
形状不确定的乌云,干海葵,空了一半的扇贝
它们随着海浪
变幻着图案和气味
但没有手,也没有脚踝
2011-1-10



深黑的渊薮


一面深黑色的大海
和它布做的光线
平躺着,看上去很近

为什么俗世还没有
全面毁约
鱼族已开始失控?

过于火爆的理想;
一堆废弃物
尝试驱赶海盗过河

“无论怎样,倒塌吧……”
顺从如瓦解的河流啊。
日复一日,剑客成群
2011-5-4



一种白从山顶下来


一种白从山顶下来
一顶新帽子
寻找它的头颅——它不停地
找,像是丢掉什么

它饶有兴趣地布置出一个自我的迷宫
顶部是蓝得发亮的玻璃
能挡雨,却不拒绝月亮和星星
但它还不歇脚

直到我大喊一声
用积蓄半生的力气,像对着
失散半生的恋人,掷出快意的惊呼
这情形对你

也许会造成困窘。也许这销魂的一声
会唤醒一些情节,一些动作,一些雪落无声
的时间碎屑:它从山顶下来
它降落,降落

多么动人。什么事情触动它起身呢
在时间里,你和我
曾约定,要向植物学习
或者向噪点,还有沙尘颗粒学习
2011-5-12



到底需不需要过一种文学生活


不要猜想到底是事实,还是与
事实相反,就让它长
自然、蓬松、舒展。
蝴蝶过早飞来——过早还是太晚
是时间的焦虑,而不是你我之间
预设的命题,因此不要怨艾
沉闷生活的漫长,删除那些眩惑的哲学术语
要敏感于与之周旋,
要随意,要满足,要着迷,
要给出适当的指导,要傻乐。
以时间凹凸不平的惯性来看,克服这些
你就能够
对着人群微笑,发言,匆匆地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地理谜团
从而获得谜语的制造术,乃至成为
谜语本身,帮助修缮人生的贫乏。
你没有更大,也没有更小。
没有顺着事物发展的枝桠
生出更多的旁逸斜出。在
毫不起眼的门槛前,
或者跨越,或者牵扯
或者逗留,或者
仅仅是感激——你早已懂得
迎合消解,赞颂负数,
但最终的谜团始终伴随你,仿佛
终点遥遥无期,永远不会被擦除;连仅有的
几次恋爱也不能匹敌
这虚设的引诱,这无底的深渊,无解的方程式
2011-6-9



在别人的房子里我们相遇


方形的烟囱袅袅上升
铁锅端着架子
梨花开了半树,另一半是石榴花
一窝恋巢的鸽子,一丛紫石竹浓雾般的阴影

就在开始追究是谁让烟升起来时
我们忽略了自己,以为可以用别的称呼
凝固身份的飘忽不定。时间纷纷
凉如积雪

因无人而安静的房子,因为植入过多的安静
而显得拥挤的家庭。镜框里,似曾相识的照片
暴露出有限的几个好日子
更多的日子埋在被单下,堆叠出
人的形状、猫的形状
2011-7-2



裂开的橘子


世界裂开了
在它酸味的核心
有人忙着点测光,像面对突然破碎的狮子
有人乘兴慢慢坠下

在它橙色的爆破声里
做任何声明
都有些来不及——不过,
酸涩真的可以制止
肉体深处涌动的无效性?

世界,拿开你偏平的脸
你的潮湿的狗鼻子
你的警察局,你的街道办、计生委
你的公园,长椅,椅子上遗落的报纸
报纸里的呻吟和鞭挞

拿开你的灼痛、伤疤和余烬,让悬浮的
尘土、自由、罪责
在光里陡现它的肥大和完整
之后耗尽、崩碎

如多年不见的亲人
在短暂地重逢后迅速模糊掉
节外生枝的共同的面容——
谁能告诉我,这只因枉信而裂开的橘子
承担了怎样的松动与愧怍
谁知道
2011-8-22



心忧曲


中午十一点半,我打电话
给一个无事可做的人,告诉他:蚂蚁搬运工
已经开始大举罢工了,趁着天气好,
争取挤到它们中间,占个好位子
跟姑娘们玩玩跳水、转圈游戏,在人缝里找点吃的
再把耳朵里里外外清理三遍
务必做到求真务实,一丝不苟

“我欲致虚极,守静笃。”
“未若绕树三匝”

啊,让我来假设,他正急着去赶一场午宴
无暇听我罗里啰嗦。然而:
我虽口袋忧患如巷道,但头发很萝莉。
你用万金油抵挡,
但我有千里驹——万物并作,吾以观复
不得不说,在摇摆的程序与道德之间寻找均衡点
这世界,没事找事的人多了去了
2011-8-24



关于观念与理想的锦衣夜行


大量 的 词语
养活 几个 电信局
形式 主义 美好幻觉
无症可对 个人主义 小集体 焦虑
口干 上火 喝水 充饥
拔苗 助长 焚琴 煮鹤
几首诗 拯救 一锅 稀粥
太 天 真 了
语言 不 造成 不 解决
真正 的 困境
只 着迷于 短暂 失踪 
巉岩 断壁 一无 所获
就地 取材 国家 策略
狭小 的 现实 街口 
挂羊头 卖狗肉 对石头弹琴 风马牛
绝活儿 找到 魔术师 
累卵术 铤 而 走 险
2011-10-16



田园已芜


据说,一位姓王的和一位姓田的
打赌,看谁倒立的时间长

输的那一位
就把姓氏倒过来写

双方言之凿凿
几乎立字为证

中文里的看客越聚越多
训诂学出场,认为田猎者易得

成王败寇的历史学
不甘示弱,阶级斗争课天天讲

王顾左右被迫也成看客,
后来成了王同学,与人对峙就后劲不足

“确实失落过好一阵”,看客们说
可又觉得,莲叶在霜降以后颓唐的样子
也很特别,让人遐思,甚美。
2011-11-1



现象学的坡屋顶


那些剃光了汗毛的人
并不是
没有畏惧
那些避开光线的大师
可能得了
夜盲症
那些教书匠、
会计、叫花子
学徒和警察
并不是已混为一谈
拿一样的
薪水并用自己的
嗓子说话
那些游走为生的家伙
常忘了走的
目的
因为本来就没有
那些氓之蚩蚩的登徒子
在白色餐巾上
擦手
不是洗手不干
而正在
伺机下手
那些单纯的
文艺女青年
知道什么时候
该声响全无,她们在
漂亮的布匹下
包扎欲飞的样子
像极了
餐巾的花纹
2011-12-7



【2010,10首】

张枣


你知道吗,收集甜花粉的罐子
是尘和土的亲戚
2010-03-12



白鸟


山上白色
不是鸟,不是飞鸟和飞鸟的停下来

我想问
在房间里①
你如何能落满一头雪
你以青眼看我,像看不懂
也像脉脉含情
而情人们还在一里之外的春天
空踏去年的落叶
不要提心酸

我讲了什么
你会心一笑?山间有青岚
有你送我幼小的子孙,托在掌上
我喜欢她们的明秀
喜欢她们围着我掌纹的河道跳舞
没有一点难为情的样子

但真的你
还在远远地
白发丛生
积年不化
真的你只遣白鸟落在我面前
敛翅抬眼,看我

这一眼
足令我终生快慰
①以房屋为名的一座山
2010-03-13



爱情过敏症患者的画布


弯折,展开,覆盖
大块欲语还休的留白
显示温雅的不对等
外力不侵,更拒绝苦练内功
在留白里飘着,十拿九稳,一些事
就这样
提笔三只眼,落笔仅需两只

动手删除吧
那些多余的题款。
中文里,不被强调的元音
大面积被雪
崚嶒夜,深黑而热烈
一个人影蜷着
那么小,几乎无法察觉

你说,多么可怕啊
索求无度地制造
经久的距离
又饮下无限接近之酒
这悖论多呛人,哪比得上
一碗米粥的寡淡

交叠、悬浮,飘荡:时间的发明
你可以将其任命为
情人,配偶;拥抱它,冷落它,
提起它或者摔碎它。
你看它突突跳荡于虚淼的崖壁前
疼痛如飞花,迸溅的形像
又在寂寞的纸上迅速地
裂变、聚合
2010-07-22



一勒克司的鸟


一只没有名字的鸟儿
栖在枝头上,养虫子,吃花粉
以溪水的烛照为生

它沉默的乐器是羽毛
暗哑的、深喉
孤注一掷的一盏灯
照着没有过去的、温暖而无用的一隅

仅允许被一人所见,所闻
仅一人,一人
足够
2010-08-24



孤独中的对应关系


黎明前,他打开折叠的身子
把一天的角色扮演好。
驯象师走过窗外,他不再隔着玻璃
轻唤“大象,大象”
他顿挫的指痕在玻璃上风干了,猎猎作响
黎明,太阳开始陈列它
日复一日光亮的梵文
他伪作听不懂,不去听。
他需要默默发射完全部荒凉的刺,像一只
在大地上藏起色彩的蜥蜴,或者
金钱豹——他拱起的身形太险峻了
即使我拥有全部的我
也不能一拥而上,抱着他流泪
更何况,作为万分之一的
一小块,能有什么用呢?
我深深自责,因为既无法失踪,也不能
突破自我意识这虚妄的牢笼
2010-8-25



病句


一百只鸭子煮熟自己
练习另外的出路
这事儿称得上悲怆

林花谢了春红
太阳被黑斑弄瞎
责怪世人病句太多,让它找不到北

一百只鸭子摇摇摆摆
它对它说“小鱼,小虾,给你”
这不再是情话
只是煮熟了的鸭子的病句

甜蜜但倾斜的海水
流进太阳,灌醒它,像一个被施虐的酒徒
一百只鸭子热闹地打闹着
不疼也不痒
2010-09-04



环形山麓


有点像沿海路
挫顿的小平原,但也不完全像。
有些湿润,有些咸。
身边陌生人咕咕叫着
让人吃惊于这次旅行的过于平庸,但不包括
这条路,这雨,雨里迅速向后的草、树、庄稼。
现在,我愈来愈热爱这些
不说话的小东西,曾经喧闹的
逐渐平息,像一只蚌呼出的珍珠,
看上去,静下来的景物
圆润得有些平淡无奇
甚至雨也不能改变这一点。除非,
这场雨会修复
物我之间的对应关系
但得到的仅是反例:
一座消隐了名字的冰山
跟踪着我们,盘旋,周折,力图抗拒
地形的局限;我有些冲动
但只是顺着一条路,越走越远。
2010-09-08



袋鼠


红衣服的袋鼠
躺在沙发上睡觉:这不是澳洲。
清早,我打理好交给他的书信
并且说:装好,别丢了
随手拿起一本书就出了门。
那本书很硬,有些硌人;轻轻转身就啪啪响
——一种类似爆炸的声音
想像一下:这样过日子
是不是过于戎马倥偬?
袋鼠醒过来,小小的脑袋
机灵地四处转动,估算
多长一跃才能跨过
醒与睡的鸿沟(它的确能肯定吗)
我把右手轻轻放在它的脑袋上
它优雅的身体像扫把①,多年来已跟我
达成默契:如果我
要练习在草叶下隐身,就要向它讨教这些
跨越山水和市井的技艺
尽管跳跃是世界的虚数
但它的优点是柔软而能持久。
①:语出作者儿子小可(7岁时)
2010-10-22



风大了


风大了果实在秋天
备受指摘

风说:祖国
波浪低下头,岩石露出尾巴

在伟大不能成就其为伟大的地方
头颅就是尾巴,仅供砍下,或者切除

风大了风扫过低平的地平线
万物一览无余又无处可去

甚至不能原地逡巡
风说:脚。风又说:钉子。
2010-10-22



不能有过多的粮食


对世俗的女人讲明白一件事,要先用
某种食物做比,要是她不懂,再换
另一种食物。

情感世界如果有了震荡,
首先感应的是胃,隐隐发疼或变成石头。
胃让人活着并允许大脑
对活着这件事知情


理性生活厌弃柔韧的食用哲学
它无限期的等待
让挨饿变成启蒙学院的衣裳。清空腹部难道不等于
脑部运动的饱餐一顿?

被自由的鸟,被空虚的笼子。
船舱里,鱼儿知道自己被褫夺的所剩无几了
在它们的白眼中,人们渐渐安息
没读过圣经也开始赞美上帝。
2010-11-30



【2009,10首】

琴声如诉


有些时候了,我听着隔壁的
琴声,呜咽着揉搓无辜的墙壁。
(那面色苍白的年轻人,每个清早
都要沿着寂寞的海岸竞走。
那是把什么琴呢,海很远,
我猜不出来)

墙与我持久对峙,不说话,像淋过雨的北方的杨树林。
必须要潜入黑暗才能看到
它内部的岸边
停靠的欢乐和痛苦——它沉寂着
不可碰触。琴声对于大面积剥落的记忆
是否真的形成了慰藉?

那个我所憎恶的人和
我所热爱的人我分不出来
有时,竟是我本人。

一张琴能承担
多少礼崩乐坏的往事呢?多年来,那人
在月色里耽美,时而向我倾颓
时而又穿上黑衣服,斜斜地飞走
2009-02-27



饮水记


那个人,如今只能隔着耽于叙述的草皮
保持沉默。是三月,或者二月
反正从此人间亏欠了一个季节。梨花没有开放
他在不远处痛,回不了头,听青草们
咯吱咯吱响着,咬啮着陈旧的稻谷、树根
遇见石头就绕道三分

是啊,太久了,他一直在为我们找水
找水的可以居留,找水的不可能:
宿墨是干的,
无法濡染出一片山青水秀来

天青色的山,淡云斜渡的屋顶
在沉默中,被丢掉了的寒鸦的颜色
重新弥漫开来:那么重,不能呼吸的重
推土机打着盹,仿佛天底下所有的重
都坐在他的胸口上

筵席散尽。在首席第二位,他还在饮着,一杯杯的
执意要把身子填满,内心掏空
2009-03-03



奥德修斯的爱情


那一年,他每天都在喀耳刻的床上醒来
接过由柔荑之手调下的蜜酒
并阻止自己去看这双手。
他在调好水温的池中洗完澡
不得不又回到那张故乡般床上

(故乡的井水早已用完……一条直线没有波浪
乡关遥远,妻子如信物,他只能不醉不归)

卡吕普索,许下不死诺言的卡吕普索。七年后他坐在大海边上
热泪长流。卡吕普索的七年也只是一叶扁舟,终归还要上岸吗?
他哀叹自己命运的繁琐——多少次
他甚至希冀着:如果,根本没有伊塔刻……

(他出征、苦战、胜利、漂流;飨宴、交欢、迷途、寻索。
他渴望英雄的名声,又惧怕归人的悲情。)

信物如绳索,喀耳刻、卡吕普索也是他的绳索。
他想换掉记忆,绷断绳索而英勇挺进自由之境
他想撤销海岸,永久地
在葡萄紫的海水里浸泡着。偶尔他也想死
二十年来,这个来自希腊的男子常常哭
在必然返回的悲壮里,他华美的胸肌像一件揉皱的遗物
2009-09-07



九月十日的云
        ——你应该看一看,那么美的云


整个下午
我从城市的一端移到另一端
一个平复的大海
让我很想飞到天上

如果
不曾深入这个下午
不曾从这个下午的幽香中醒来
又痛苦地度过一小段时辰
那么,我就不曾爱过

这些云。它们浮荡如鸽子
并不按照某一个轨迹飞
它们有自己的季节,开自己的花
并湮没于自己的意外
零落而又阔达

我疾驰在云的下面
仿佛多年来
一直这样流逝着
2009-09-11



不规则的隐喻


最初,我观望
看天、看云、看流水。
看不对称的情侣蒙着眼睛
玩硫磺喷火之术而大汗淋漓
看传说步履踉跄,美谈在
人群突涌的地铁站口
大幅度摔倒,暴露出平庸的内衣
后来,我开始看海报,试着
用电影的诡辩术解释生活的异端邪说
最后,我起身洗澡,飞快地写信
叠好,并在投进邮筒的刹那
将地址注销
2009-09-24



果实


一颗果实
坐在山顶
在清风的翻检中
隐隐地绿着,是
高于叶子的一种。

虚构的塔尖
是这颗果实
不屑登临的
他类比古旧的大道
两侧累累的悬铃木
悦耳之声,只为
听到者听。

此可称之为“消极的幸福”
一年,两年,一万年
无为而治中等待
命定的概率

比如,有一天,
他突然打消了红透的顾虑
不知不觉,永恒已用掉了大半
而风还在轻轻吹着
2009-10-01



阿莱夫;或者与一个熟人在咖啡馆梦游,说梦话


枝状吊灯也阻止不了:阴影逐步加深
对面的他吐出水又吸入水,
尾巴上的金黄搅匀凝固的夜色
发光体,面具,碎金子——
无疑他已经来过了。
现在正对着喁喁而谈的人们
发动闹钟的引擎
墙上很多金画框、银画框
都严谨地空着,等着铃声大作,星体爆开
惊慌的人们主动入彀
这个设计真不好
但确实是真的

真的!那时,他确实老得像一个星宿。
他大嚼一通,突然抬头说:
“除去粮食,我们可以吃掉任何想吃的东西”
谁去计较无名者的兴衰。但一个人孤单的生存
已经使他够害羞了么?
这个想法真不好
但确实是真的
2009-10-21



一次谈话引发的认识论


很多时候,一首好诗
可以帮助还原思想的清洁度
他不引发骄傲,也不用可疑的想象赞美哪个人

连圣贤的孔子也歪曲诗经。但并不妨碍
历史继续诗经下去。人生才几寸长?诗经
所掀起的高潮将没过头顶

伴着孤独,伴着难以晃动的喧嚣。
个体将会成为众人的经验。这不过是
一个比喻,一种想象,存在之物比它更高

存在之物将成为骄傲。比如
在太阳的声线里活上一百年?擦亮月亮的积垢
重新变成星星的首领?

在一首明确的诗的后面,你更适合
神秘于传言的模糊。当然,模糊不会引发灵敏的无向度扩散:
生而为诗人这一份契约,要求着绝对的忠诚和对于自身的不知不觉
2009-11-10



证据


离开后小小的
不安
空荡
野鸽子般的浮云
回萦在
他曾经躺过的地方
她试着躺下来,
把身体放软
一点点地
复苏并且回到
复苏以前
2009-12-05



浮世之美


“谁来过谁来过”
他们说
花格窗看着窗外
万物皆为影子
各自飘忽


来过的人
还是留下了印记
在岁月的辽阔当中
他们已经明白
眼泪,和单薄的言辞
都不足以语人生

被过度消费的
物质的肉体
充满浮世之美

活着
看着
跑马地夷平了山水
这自由
这挥霍
2009-12-15


查看完整版本: [-- 2009-2012《谢客》40首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