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7-17  

悠悠




之口,何以演绎心的黑白?
我曾见织网的人,将双足踏进忘川深水
企图忘却:年轮的清辉,
月亮,光洁的面庞。

不爱般深爱着的是什么?
一种陌生的文字,一个缺陷,
道路延绵伸进往昔,不可弥合中,
草在歌唱,种子在伸展腰肢

“咄,不要哭!”这因挚爱而单纯的词语!
一旦沾染上感伤的病患,空虚即趁墟而入:
我们被劳顿缠缚,风姿变幻的燕子,
替我们试探命定的滑翔。

打定主意,绝不交出那个字——
路漫漫走我的,路,而非悠悠之锦绣,
非你亦非我。这自愈的句子缘自喃喃自语的
灵魂太过孤峭,无端教人觉得寂寞?

迂回的重量承担在燕子的背上。粼粼一闪
之间,岁月倏地滑进下半场。
众美之树纷纭着侧身,纷披的小道难题般
向我展示即将丧失的几个切面。

2018-6-6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