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蜂箱之暗”的一刻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16  

“蜂箱之暗”的一刻



在下午的忙碌中急急地在电脑上向手机发出四个字:记下瞬间的触动:“蜂箱之暗”。再次出发,这次是接孩子回家,愉快、漫长的旅程。陪孩子是件被选中的差事。新车号:Z160,日照市进入高铁时代,过去乘坐多年的K52变身为这个古怪的编号。而就途径日照的沿海高铁目前的速度来看,“这是个高铁yanpin”,有人这么讲。我劝他别急,慢慢来,会接下来调整、提速。凡事尽管要沉下心来,我努力朝这个方向,但琐屑还是太多,不够不够。
非常容易令我情绪激动的有两件:一件是指教我如何停车,二是指教我如何开车。在那短暂的一两分钟内很难说明白有多大的风从头掠过。这是中年的风,突然地掠过了中年的人、旅程,婚姻,生活,工作与工作服同理则不值一提,只需谦谨尽力,不需伤筋动骨,这是自我修养的一个基本问题,同时带了一点不合时宜的傲慢。
抓了本阿乙的《早上九点叫醒我》出门,预备作为旅途读物一口气读上几篇,未料却是作者的一部长篇——书封上说是第一部,也许是最后一部。推荐语则摘于华尔街日报和洛杉矶书评。这仿佛为今日的争论话题做一个虚妄而又恰切的回声。在接下来的余生当中,“开放”也许会成为一个关键词之一,不为某物困囿,是首要的“去执”。我潦草的宣言惹对 面的人笑出声。总之这是一个趋向,哪怕是个人的,因为想的越来越清楚明白了,就值得去坚持、去遵行。
阿乙的文字还是他那个风格,好像每个句子挂起来都可以猎猎作响,有点儿过度装饰了,然而还是好,是我喜欢的。尤能将人生铅灰的底色用一支直笔犀利地剖解开来,讲“爱”字如扔铅饼,深获我心。生命的本质并不甜美,甜美如爱情,是瞬间的灵魂出窍,大多数时间都在负重前行,讲出这个真谛的作者,让我心怀敬重。
想起《霍乱时期的爱情》,那种旷日持久抵达尽头的爱,是甜的吗?
我只遗憾自己笔力不逮,未能蒸煮出各各不同的生之苦味。与否定眼泪的执着相比,否定甜美,则称得上是为己任的一个坚持。时至中年,有数次,我以为自己已洞见命运本身,它对于“我”之成为“我”,兢兢业业的营造和运作。这也是即将到来的“蜂箱之暗”的来意,虽然我还没有想好,要如何准确地表达出对这四个字一刹那电光石火的认识。我觉得它在构建我。一首诗,像深水的鱼,潜在暗处,偶尔向人披露青脊,这就是诗人之所为诗人——少数人所能遭遇的奇迹时刻,高潮一般运载着此刻节点上的一个“我”,幸运地抵达了这一刻。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