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米馆养成记[10]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27  

米馆养成记[10]

好沮丧,被纵容忍让久了,没有感觉到自己浑身带着刺的样子是多么丑陋。中午老家兄弟过来,由于没抢到买单权,,,,,总之怎一个沮丧。
我觉得自己是个罪人,竟使别人如此失控,可见罪不可赦。一个下午,在忙工作的同时,我想着自己肩担手提以为力大无比,从不以眼泪示人,这个强悍是基于感恩和尊严双重的历练。只是情绪管理能力太差,并且过于自以为是,,,,于是下午打电话道歉,也是想给对方一个发作的出口。但当这发作如疾风暴雨降临,我的确感到非常震动,原来自己不但错了,而且错得离谱,甚至一直以来都在错中愈错愈远不能自知。
朋友告诫过我: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命运。意思是我们的干预行为其实是无效的,虚与委蛇也罢,掏心挖肝也罢,终究是短时间的外力干扰,不能够对对方的轨道产生真正的干预。朋友是针对于我对孩子的焦虑感而言的。亦可借用到今日情形。
父母渐老,老有所乐并身体健康是我们的福分,我们关心可以,无须干预至形容狰狞。总之十分的沮丧。
跑步机上我告诉自己,必须跑过5公里,否则这个沮丧将蹲伏在心头成为一个痈,成一个过不去的坎,于是跑过了5公里。
还要跑,跑是治愈人生不解之症的良药。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