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仙游神记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31  

仙游神记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手腕上缠着绿格子
运动头巾的那个公主
看上去年龄不小了。粉红衬衣
和黑西裤的那个中年公务员
穿着一双灰褐色Nike运动鞋。
头发灰白、独自一人
沿湖疾走的那个男子
像一块冰融入大海
很快就融进了夜色。
与这类线性运动不同,潟湖,
这中了头彩的花花公子,
嚼着城市天际线上
最绚丽的那两座摩天棒棒糖,
又掩饰般略带刻意地
调进了几笔蓝灰色寂静




而王子并没乘着夜色
莅临海滩,因为这里
缺少热闹和华辇,也
缺少高黏度的狂热看客。
虽然,已有少数几个人
谙得其妙,但又像
沉浸在湖水里的星星那样
韬光养晦,紧咬牙关
一声不吭。




并不是每个懂得
潟湖之夜的家伙
都是同类,太偏颇了,
这个论断。邂逅仅是结果表征,
究其源头,首先命中了勇敢。
还记得吗,那位新获升迁的官员
主持的初次例会——
高八度——他们说,
由于过于机敏,现场的耳朵
有八成叛逃了,剩余的两成
开始盲目地原地历险。




我为许许多多夜晚
写下的那些诗,
大多没给谁看过。
在私人文件夹中,
湖边的柳树、红枫
和白腊树,与潟湖同构,建立了一个
虚无共和国。当凛冽的
风,搜检得岸边鸟群
四处飞溅时,湿地保护组织
就会良心发现。
作为共和国的首领
我深蓝挎包里的委任状
虽秘而不宣,的确是真货。

因此,我觉得那些
夜晚之诗,他人之诗
还是留着自己读读算了。




真正的读者,既不乱挑剔,
也不会多说什么。
任人将他们改编成
新鲜多汁的理想军团。因为
潟湖自己不会说出
这条眷存之路
鲜花铺地、绿树参天的秘密
——考察团就要来了——虽然
天长地久的等待,已将人们的耐心
磨损,露出了白色毛边。




速度是头等大事,力度也不赖
二姐妹缺一不可。或许你
已掌握了黄昏的诀窍,但关于小鹈鹕
凌波微步的清晨,谁又能说得清呢。




那位将靶子射出的胖家伙有
十根粗壮的手指,那位身材修长
屁股扁平的漂亮姑娘
显然还没热恋;那位体态轻盈的老妇
把广场舞节奏带进
空无一人的小岔路,不一会儿
又转出到发光的中轴主路上,
用软若无骨的滑步
为密密麻麻的水母小方队打拍子。
需要提醒的是,一定不要靠近栏杆
因为城市的粉末在水里
是带电的,你看,用碎金子
铺成的那个小车站,至今还没
幸运地等来过谁呢。




大呼小叫的保安
把夜色搅浑了,他们只好
按捺住涌荡,
转身悻悻离开。
——前不久,相邻园子里
也闯进一个大呼小叫、
执意租借春色的人。
看上去像个疯子,
其实特别狡狯。我问
“你要干什么营生”,他朝我半开
的车窗扔进一把野雏菊
就大笑着跑开了。




小雏菊清热降火,但潟湖
一颗清寂之心,只为清晨敞开。
要是你起得够早,并一个人
卷尺般把整夜的湖水
都一一丈量过,潟湖就会
温顺地蜷在你手里
像头惹人怜惜的小绵羊。
这时,朋友们还没起床(也有人
刚刚回家),只有你
孤身一人环湖疾走,水波自一侧
默然奉陪




空气涓涓而流,似有意涤荡。
作为失传的手帕,太阳花恰好
帮我遮着光,从五点到九点,
温度持续上升,突破速度局限。
帽沿压低,幼美的红叶石楠,
青葱的小酸枣树,不得不说
未开花结果
仅仅充满期待的摇曳
就已经美极了


十一

与我同行
你快乐吗?
不要回答,什么
都别说。潟湖用粗绳索
将岸上的风景牢牢捆扎,像
襁褓捆扎婴儿——随着
太阳越升越高,白云开始
在蓝天上摆摊,售卖晴朗
被棕色小泰迪带来的那位
丈夫,打了含混的半个招呼就
跑远了。过了一小会儿,
头上长满紫黑浆果的
那个漂亮女人也冲了过来。
她比从前更漂亮,跑动时那黑色
大裙摆,像一朵黑色水母
把海水吹得嘶嘶作响


十二

陆陆续续地,来了更多姐妹,
和更多母亲。水成了
乡亲,水母就是族人。
海螃蟹像张牙舞爪的
苍蝇拍,专门捕捉
站在岸边矮灌木丛里
偷偷下拉网的那种人。
此时,大海联通
潟湖的巨肺,若是爱抚
它就寂静;若将自己像一颗
榛果用力射出,它就生根。
拥着挨挨挤挤的
鱼群的大海,回收沙尘
与冰雹的大海,
与潟湖仅隔着一条水街。


十三

母亲说话,父亲劳作。
当母亲劳作,父亲就闲适成
一张生宣。一旦
这团花锦簇的比喻
被蘸着墨汁写出,家族像西瓜
开了膛,露出甜而伤痛的瓜瓤
孩子们,有空尽管来,母亲
的嗓子比过去还
清澈,最近她又掌握了
好几门手艺,但总还
像个谦虚的中学生,样样
请人指导。

我已四十五岁,
越来越快,阅读时的我
和发火时的我,不是同一时速,
微风的潟湖和暴雨的潟湖
也不是同一个。海洋的秘密通道
所接通的巨肺,让口吃的傻瓜
变灵活了。

深夜,潟湖直立起身子
对着星空演说。星空两手空空
对着认真聆听的第三个人。

2019-5-31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