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牡丹醉眼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25  

牡丹醉眼





它于未名中出现,提醒时序
已届万物疯狂:脱轨的
花和荒芜的乡村,年深岁久的家具漆,
远方的孩童,身边的配偶,
适用如无的陌生感。这牡丹一旦敞开
就暴露出刺,越鲜艳,
越尖利似一桩罪衍。它午夜的尖声
又所为何事?怒击窗框的
风,急欲穿堂。黑是黑火,白是
百无禁忌。

当暄暖的铜炉掀开盖子,释放
炽热的火焰,你被那火焰舐伤,
冷冽奇缺,但非冷冽
无可救赎。风穿云度月,前来占卜梦境,
响声渐微,危言并不耸听。
中宵起立良久。门,呯的一声,
像打开又像关上。所谓
人生艰难,原来不过是:一脚
已门外,一脚在门槛内犹疑,
簌簌的叶片配合着
这俗套的题目,于慢火中煎着。

牡丹不该被迁怒,但一旦
你决定穿过黑夜的墓园
步入日光广场,就应审时度势,把荒莽的
园子,重新换过土壤,栽上至善的新植,
逆着远处群峰的指引,走回
自我初衷。你相信“新的”将使你
获得理想的自由?那时,你将会
自由穿行在“自我”的丛林,
——内里澄明一片,心外空无一物。

时间的暴力,正不可置信地
转化成时间的意志力,延续
童年梦里的暴虎冯河,力挽
单行道的障碍杆。即便爱稀缺如奢侈品
也将满坑满谷地绿过来。牡丹既借谣言护身
必生而将灭——启明于
这残酷的自我教育,“你们”机制
将于溃败里重启,良知亦或在场监理。

2020-3-25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