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网
主题 : 未完成的电影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8-30  

未完成的电影





在原始文明般的夜幕里,
我在父亲的臂弯睡着了,
他怀揣着我,回到黑而窄小的家
把我轻手轻脚地放到床上。

我马上哭了起来,令他不得不
转身捡起我。如此反复几次,
他彻底错过了那场电影。

这件事,父亲在往后要反复讲起,
它塑成我最初的记忆,似乎历历在目:
那啼哭,让人感到格外侥幸
同时对父亲更加感激。

对一个孩童来说,正逼近的恐惧
被率先温柔地剔除了,黑夜仅意味着
星星、月亮,和必要的云翳,
致命的黑,被守护的臂弯阻绝。

后来,当不得不面对新的面孔,
不得不植入新的认知时,我明白了
当时的啼哭,是一个孩童
面对未知之物,向父亲发出的求助之音

我至今犹抱持着天真的知觉。虽然
不可避免地,岁月已积下世故的渣滓,
我年届五十,决定不再辩解。昏暗之处
总听到父亲告诫说:必要的云翳

我总看见父亲俯身抱起我,黑暗随之
也变得仁慈而宽大。他像我常常称呼儿子
“熊孩子”那样,轻声呼唤我“好孩子”,
他总适时地,弯腰将我们从黑暗里捡出来。

2020-8-30,下午



注:刚写完此诗,父亲恰在微信群里叮嘱:“自己好上照料生活等等。。” ,这话是对出发归途的姐姐说的,同时也抄送给我们所有人。    2020-8-30-14:20
描述
快速回复